忘記密碼
還沒有賬號 ?立即注冊
使用其他賬號登陸
忘記密碼
還沒有賬號 ?立即注冊
使用其他賬號登陸
線路概述


  黃山市-祁門-石臺,從黃山的南麓到西麓余脈,穿行在皖南靈秀山色中。
  

主題經典影像
第一泡:徽州茶葉的故事

徽州茶:悠久的歷史傳承

  “天下名山,必產靈草,江南地暖,故獨宜茶……”這是明人許次紓在《茶疏》中對徽州茶的記述。黃山毛峰、太平猴魁、頂谷大方、屯溪綠茶、祁門紅茶……提起這些在中國頂級綠茶中如雷貫耳的名字,就會想到徽州。古徽州(宋元明清時期)一府六縣,經過數次割裂已經無法從地理概念上去尋訪,但是從文化意義上徽州永遠存在。

  仲春時分,當那黑白的馬頭墻、金黃的油菜花和霧里若隱若現的新安江出現在面前時,每個人都知道,徽州到了。與世界幾大文明源頭并立于北緯30度線上的古徽州,不知道承載了多少源遠流長的燦爛文化——古建民居、歙硯徽墨、徽劇徽商,還有在中國茶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徽州茶。

  徽州茶歷史悠久,傳世的文字記載就有1200多年,從唐宋以前的綠餅方茶,到南宋以后散茶愈貴,明朝松蘿稱雄,清朝祁紅屯綠,如果要仔細讀一讀徽州茶的歷史淵源,只怕三天三夜也讀不完。

  說徽州茶又必談徽商,徽商曾馳騁中國商界長達三四百年,而茶商又是徽商中的一支勁旅。明清是徽州茶商的鼎盛時期——清乾隆年間,徽商在北京設有茶行七家、茶莊百家以上,在津、滬開茶莊也不下百家。在廣州,徽商捷足先登,最早“發洋財”的是茶葉商幫。在上海,大街小巷,徽州人開設的茶行茶棧隨處可見。茶人茶商更是成績斐然、有口皆碑;吳裕泰、張一元等老字號至今仍然熠熠生輝,胡適、陶行知等也是愛茶之人,徽州茶風茶俗更是獨樹一幟……在當今中國,一個地區擁有如此豐富的茶資源可以說是獨一無二,鳳毛麟角。

    

屯溪老街:難現幽幽的新茶香

  到了黃山市,肯定要去一趟屯溪老街。不是因為這是一條著名的旅游商業街,而是奔著它“茶葉集散地”的名聲去的。

  老街是由新安江、橫江、率水三條河水匯流之地的一個水埠頭發展起來的。老街從街東牌坊算起,向西綿亙1.5公里,路面全用淺赭色的大塊條石鋪砌而成,線條方正清晰,街寬度至7米,兩側店房鱗次櫛比,多數為兩層樓面的磚木結構,一色的徽派建筑風格。

  每每來到這座古樸幽雅的古鎮時,便不由得憶起許多的茶商故事。想當日徽商經營茶葉,因為屯溪交通往來十分便利,便漸漸地把這里當成了一個大的集散地,建起茶號、茶行、茶莊等種種與茶相關的商號。“茶號”猶如當今的茶葉精制廠,乃從農民手中收購毛茶,進行精制后運銷;“茶行”類似牙行,代茶號進行買賣,從中收取傭金;“茶莊”乃茶葉零售商店,以經營內銷茶為主,后期亦少量出售外銷茶。屯溪老街比起大上海來少了一樣,就是“茶棧”,這“茶棧”可以說是茶商經營里的大買賣,一般設在外銷口岸,如上海、廣州等地,主要是向茶號貸放茶銀,介紹茶號出賣茶葉,從中收取手續費等等。

  從宋朝開始,屯溪老街上就往來許多茶葉收購商人,他們通常會被稱為“螺司”,也就是最底層的茶商,他們深入茶山,向零星茶戶(茶葉生產者)收購毛茶,然后賣與茶行商人。茶行商人便在老街上有了一個小門臉兒,但他們并不是收購方,而是代運銷茶商收購茶葉,一般稱為“經紀人”,也就是舊時的“掮客”,靠抽取一點兒傭金過日子。運銷茶商多是遠來,大致有兩種,運銷“官茶”的“引商”和運銷“商茶”的“客販”。他們到產茶區販茶,必投茶行,給驗茶引,預付貨款,再由茶行商人代為收購,當然有時候茶行商人也會做一些毛茶加工的小生意。開設茶行,要經過官府批準,領取照帖,禁止私自開設。而運銷茶商另外還允許帶銷“附茶”十四斤,作為“官茶”運腳之費。“客販”則要“請引”(申請批準)于地方政府,專門運銷“商茶”,除繳納“引課”(申請費用)之外,凡遇稅關,需驗引抽稅。產茶區生產的茶葉,要先盡“引商”收買。然后方給“客販”運銷。就這樣,一批批優秀的屯溪綠茶、毛峰猴魁經過屯溪老街運往全國各地,同時也孕育出了許多著名的茶商。

  今日再看老街,完全成了一條旅游商業街,再聞不到那幽幽的新茶香。清朝光緒年間就名動天下的“屯綠”,雖然在老街上也是比比皆是,但其色香味細品起來,也是不敢入手。如今屯溪綠茶的集中產區在黃山腳下休寧、歙縣、祁門、黟縣四縣,同時也是皖南諸縣采摘綠茶的總稱,只是因為黃山市轄諸縣和相鄰縣的綠茶舊日均在屯溪茶市總經銷轉口,所以還是統稱之為“屯溪綠茶”,而且,大部分的綠茶已經進入了機器化生產階段。但在黃山南北麓,海拔600米到800米的密林深處,一年產量只有幾千公斤的綠茶仍然保存著最原始的手工加工工藝。谷雨前的這幾天,云霧深處的茶農家里,從清晨開始采茶、攤晾、揀選、殺青、做形、烘干,幾乎是一天24小時不歇,把那些珍貴的嫩芽制成頂級綠茶,然后被早已在山上守候的買主們一搶而空。

             

    

謝裕大茶廠:十年一毛峰

  十分幸運,從屯溪一到徽州區就邂逅了“徽州茶人”鄭毅。關于他喝茶、泡茶的傳奇在黃山流傳已久,許多老茶客都親眼見過滾燙的杯子在他手中旋轉的樣子。這一次,他親自帶我們來到黃山毛峰第一家——謝裕大茶廠,要讓我們嘗一回難得的好茶。茶廠就在黃山市里,離徽州區政府很近。

  《黃山志》稱:“蓮花庵旁就石隙養茶,多清香冷韻,襲人斷腭,謂之黃山云霧茶”。傳說這就是黃山毛峰的前身。典籍中公認黃山毛峰起源于清光緒年間(1875年前后),當時有位歙縣茶商謝正安(字靜和)開辦了“謝裕大”茶行,為了迎合市場需求,清明前后,親自率人到充川、湯口等高山名園選采肥嫩芽葉,經過精細炒焙,創制了風味俱佳的優質茶,由于該茶白毫披身,芽尖似峰,取名“毛峰”,后冠以地名為“黃山毛峰”,謝裕大茶行也由此被稱為“黃山毛峰第一家”。

             

             

  謝裕大傳到今天的這任掌門人叫謝一平。我們到茶廠的時候,恰逢他剛從毛峰原產地充川回來。黃山毛峰的傳統制作工藝跟太平猴魁有類似之處,都屬于細嫩烘青的頂級制茶工藝。近年來謝裕大的生產大部分已經機械化和半機械化,工廠也由山里搬到了城里,所以很難再看到毛峰的傳統制作了。從1998年到現在,他已經將近十一年沒有親手做茶了,不知道是不是今年思鄉情動,他想回去看一看老屋,也要親手再炒一回毛峰。在山上他待了三天,親自看著茶工采摘最好的鮮葉,然后卷起袖子親自上陣,不眠不休一晝夜,做出了20斤頂級的黃山毛峰。

             

  因為做了一個謝裕大茶葉博物館,謝一平搜集到了很多先人的制茶舊物和故事。他的先祖謝正安與黃山蓮華庵一帶的出家人本過往甚密,曾師從一位高僧做茶。謝一平這次回到祖屋,老房子已經破敗不堪,但是一個炒青的老爐還在。他想把爐子運到博物館里,重現當時炒茶的原貌。從清代末期開始,黃山毛峰開始采用烘青工藝制茶。至于原因為何,謝一平分析說是因為以前炒青做出來的茶葉太大了,外形不好看,而采用烘青技術是自然收縮,還可以分成粗葉和細葉,精益求精。謝一平親手做的毛峰茶葉一拿出來,就一下子讓我明白了什么叫“形似雀舌,白毫顯露,色似象牙,魚葉黃金”,真是分毫不差。鄭毅一下子神情凝重起來,先捏了幾片葉放在手心里細細觀察,然后不動聲色,以滾開的泉水凈了杯,放入茶葉,高沖水、滾杯聞香,那嫩黃的葉片便在杯中舒展開來,宛如一朵盛開的雛菊。

             

  鄭毅沒有忙著品茶,先把這一鋪倒掉,就著杯子的余溫聞香。聞了幾回,便說這次做的茶后面有點兒火重。再沖一泡,才開始細品,之后很肯定地說,再放十天半個月把火氣退下去就會好喝。謝一平連連點頭。兩人是多年的故交,一個做茶,一個泡茶,無需過多的言語,就只這一杯清茶,兩個人都是愛茶成癡。謝一平笑笑說,從山上做了茶下來,一身的茶味三天都舍不得洗去,而鄭毅干脆說,如果有一天不讓他泡茶了,寧可結束自己的生命。

             

             

    

猴崗村:為頂級猴魁的誕生守夜

  從謝裕大茶廠出來繼續上路,下一站是黃山太平湖深處的猴崗村,雖然在黃山市里,但是卻十分偏遠。我們走了一段京臺高速公路,然后沿著京臺高速公路合銅黃段來到了仙源鎮,從仙源鎮走山間小路去猴崗村。

  道路的不順并沒有影響我的心情,因為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會端坐在采茶人家的中堂里,面對著太平山無盡的云霧,周圍是往來忙亂的采茶女工,每個人都比平時加快了說話和走路的節奏,生怕趕不上茶葉生長的速度。

  加上被稱為“猴魁世家”的王鋒林家,村子里一共只有十幾戶人家,家家種猴魁。一到采茶季,每家都要雇二十幾個外地來的采茶女工。與我們一同上山這十幾個女工住得不遠,就是附近慶陽的。她們中有的已經采了十幾年新茶,算是熟手了。茶鄉人樸實,進門就是一杯猴魁,三個糖水雞蛋,本以為晚飯根本吃不下,沒想到又吃了兩大碗,這在家里幾乎從未有過。村里人笑說我是爬山爬得餓了,我卻知道,是一路混著竹意的茶香,用泉水點的白豆腐和剛采下的新筍子刺激了我的胃口。

  茶山第一夜,我縮坐在烘茶的爐邊烤火,聽連夜工作的采茶女們嘰嘰喳喳高聲談笑。皖南的方言不同于僅隔一江的吳儂軟語,倒有些川湘一帶的崩豆兒式的干脆。尤其是王鋒林的三姐,一邊有條不紊地控制著現場的進程,督促茶工們認真地執行每一道工序,同時手里又麻利地揀著茶,速度絲毫不亞于一個熟手的茶工。猴魁的制茶工藝已經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整個流程非常古老——殺青、毛烘、足烘、復焙(俗稱打老火),但那些干巴巴的詞匯絕不能代表這種氛圍。一條如此與世隔絕,沒有熟人帶路絕對尋不到源處的幽徑,不是通向一個只為向人展示的制茶基地,而是通往一個溫暖的原鄉。

  谷雨前,猴魁一天一個價,茶工也是晝夜不歇,早晨采好的茶,裝在散發著竹香的茶簍里,再用所有竹制的茶器一道道濾過,不但沒有失去本來的香氣,相反慢慢脫去了青澀,而是散發出更沁人的熟香。這樣經過了四道烘青工序的猴魁再按葉型的優劣評出特級和一二三等,有些還未曬得很干,就已經被等候了好久的茶商或者熟客買走了。這種頂級的猴魁在山下黃山區的市場和屯溪的市場里都很少見,原因是許多大客戶干脆一到新茶采摘的前幾天就提前上山住到王家,親眼看著他們想要的茶葉采下、制好、裝箱,再親自看著茶工挑著擔子給他們運下山去。王鋒林告訴我,茶農不喝好茶,這是自古以來傳下的規矩,一個是能賣一兩千元一斤的茶誰也舍不得喝,另外山上的野茶其實各有韻味,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他們不喝猴魁,只喝這山上甘甜的泉水,也足以養得一副動人的容顏,嫩得似乎能掐出水的皮膚。

             

             

  夜幕低垂,萬籟俱寂,只有做茶的屋子里還是熱火朝天。凝望著那些茶工簡單而有律動的勞作,我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那些機械地描述制茶過程的人,肯定沒有親眼看到這種充滿玄機的活動。相對來講,炒茶的師傅技術性最強,那120度的高溫確實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但是,他的工作也相對機械。只要從攤晾好的一大笸籮鮮茶中抓出一把,在滋滋冒著熱氣的殺青鍋中反復翻炒,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火候。用木炭烘烤,火輕了茶葉無法成形,就成了做壞的茶,賣不上價錢了。如果火候大了,師傅說倒不要緊,只要手下掌握著翻炒的頻率也沒有太大的問題。揀茶的女工們當然就更為機械,基本上永遠重復著一個動作:拿起一根炒好的茶葉,捋順成形,整齊地攤放到烘鼎(一種帶濾網的方木框)之上。

  最有協調性的當屬烘茶的師傅。我幾乎是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這位師傅的一舉一動。看了半個小時,卻還是分不清他的工作從何而始,以何為止。他一邊拿起女工攤放好的烘鼎放到壓茶的方木板上,然后把一個剛好能套住它的外框套于其上,拉動上面的木滾子,兩來兩往,正好四下,特別有節奏。壓好之后,拿起放在上面的紗布,用一根竹條啪啪幾聲,將粘在烘鼎上的茶葉敲掉,然后把外框與內框中間的插銷插上,再一起放進烘龕內的一格里,上面還要壓上一個“曰”字形帶把手的方鐵框,之后把烘龕里其他的木框子翻動一遍,然后再把烘好的框子拿出來,打開內框與外框,再重復一遍用竹條敲的過程,然后把烘好的茶葉倒入一個巨大的竹笸籮之內,然后迅速把內框取出還到女工的桌子旁,再把外框立在烘龕旁待用。這一個過程我用文字敘述起來自己都有些暈,真不知道他怎么能做得有條不紊,絲毫不亂。更不用說他在做這些事的間隙還會偶爾幫收尾一格的女工捋兩根茶葉,更沒看清楚他什么時候才要踩一下烘龕旁一個奇怪的傳動軸。后來等他稍微閑一下的時候問了他,他憨憨地笑笑說:踩一下上層的茶就會翻到下層,這就算半自動吧。這種非凡的手工藝的確是我們不能失卻的一種寶貴財富,毫無疑問。不親到現場,誰能想到,那裝在最高級盒子里的太平猴魁,就是在這與世隔絕的小小山村里,由一群看似愚鈍的村漢村姑,在幾個小時的緊張協作中制作產生的?不可思議。

    

松蘿山:有機茶代替了松蘿傳說

  松蘿山在唐朝就有產茶的記載,而松蘿茶的盛名遠播是在明代。明代馮時可的《茶錄》記載:“徽郡向無茶,近出松蘿萊最為時尚。……是茶,比天池茶稍粗,而氣甚香,味更清,然于虎丘,能稱仲,不能伯也”。明代,飲松蘿茶已成為一種時尚,因其香味比虎丘茶好,故而愛者甚眾。

  松蘿茶產自休寧縣,休寧縣位于安徽省最南端,距黃山風景區僅43公里,我們離開太平湖,重回京臺高速公路合銅黃段,一路向南來到休寧縣。再從休寧縣前往的松蘿山。

  松蘿茶原產地松蘿山位于休寧縣城北約15公里,最高峰海拔882米,茶園多分布在海拔600~700米之間,山勢險峻,崖懸壁峭,松蘿交映,連綿數里,風景秀麗。山上一年四季氣候溫和,雨量充沛,土壤肥沃,土層深厚,這樣的生態環境最適宜茶樹生長。

  松蘿茶的品質特點一如它的生長環境。條索緊卷勻壯,色澤綠潤,香氣高爽,滋味濃厚,帶有橄欖香味,湯色綠明,葉底綠嫩。飲后令人神馳心怡,古人有“松蘿香氣蓋龍井”之贊辭。喝過松蘿茶的人都知道,初喝頭幾口稍有苦澀的感覺,但是,仔細品嘗,甘甜醇和,這是茶葉中罕見的橄欖風味。松蘿茶區別于其他名茶的顯著特點是"三重":色重、香重、味重。松蘿茶不僅味香,且有較高的藥用價值,古醫書中多有記載。《本經蓬源》云:“徽州松蘿,專于化食。”近年來,名茶頻出,這松蘿茶也不像古茶一樣再產于高山,而是走進了現代化的有機茶園,大量生產之后,主要被中醫用于開方輔助之用,效果甚好。

  休寧山水清奇,茶也特殊,不似其他地方以綠茶為主,除了松蘿,萬萬不可忘了的是徽州貢菊。徽州貢菊原產于歙縣金竹嶺一帶,民間傳說是宋代徽商從浙江德清縣作為觀賞藝菊引種來的。貢菊是一種珍貴的中藥材,既可泡茶飲用,也可配藥,具有疏風散熱、養肝明目、清涼解毒的功效,可治傷風感冒、疔瘡腫毒、血壓偏高及動脈硬化等癥。

  在一大旱之年,徽州有許多人得了紅眼頭痛病,有人采用鮮菊花泡水降火,十分靈驗。以后人們就經常用鮮花或菊花干泡水泡茶,醫治目赤羞明、膽虛心燥等病。從此,這一帶農家門前屋后廣種菊花,為了久藏又特意烘制成干菊花,由此聞名遠近。清光緒年間,北京紫禁城里也流傳紅眼病,皇帝下旨,遍訪名醫良藥,徽州知府獻上徽州菊花干,京人泡服后眼疾即愈。于是徽菊名氣大振,被尊稱“貢菊”。貢菊從此被當作一味重要的中藥材,并出口東南亞。

  “徽州貢菊”制作十分講究,鮮菊采下后,先用竹簟陰置晾干,然后用炭火悉心烘烤,成品后的貢菊以朵大色白者為佳,用它調配其它藥物可以制成桑菊感冒片等成藥和菊花晶等飲料。常飲菊花茶或菊花酒,能“清凈五臟,排毒健身”,飲用過的菊花曬干充作枕芯,又能清涼降火,明目醒腦。

             

    

Tips

茶俗

  徽州人一年中,飲茶不斷,但比較集中成習的有“朝茶”、“午茶”、“夜茶”。

  “朝茶”:早晨洗漱完畢,一杯香茶,細品滿飲,清新的空氣與香茶的芬芳沁人心脾,這是健身妙道。有“朝不可食,不可不飲”之說。所以朝茶講究細品。

  “午茶”:午飯之后,濃茶一杯,消食健胃。喝午茶與朝茶不同,他講究的是濃。

  “夜茶”:夜幕降臨,一杯香茗飲庭院,一天勞作的疲倦頓消,代之逍遙與愜意;冬夜,熱茶伴火爐,融融暖意彌心間,夜茶講究的是舒適、隨興。

    

【用水】

  黃山人沏茶,很講究水,喜取清澈甜美的山泉,河水中,井水次。如用黃山泉水沖泡黃山茶,茶湯經過一夜,第二天茶碗也不會留下茶痕。

    

【茶具】

  頂級的綠茶不能用蓋碗沖泡。品飲太平猴魁或黃山毛峰時,以80℃左右水沖泡為宜,玻璃杯或白瓷茶杯均可,一般可續水沖泡2~3次。也可以用壺,多用錫壺膽,茶葉放膽中,膽放壺內,但上有細孔,汁出葉不出,便于飲喝。

    

【茶禮】

  古徽州奉行朱熹《家禮》,禮儀甚嚴,作為待人的茶禮就更講究,俗話說“看人上茶分三等”,其意就在此。客到,主人第一禮便是上茶。貴客來,或遇喜慶,講究吃“三茶”,即棗栗茶(吃蜜棗煮板栗下茶),雞蛋茶(吃五香雞蛋下茶)、清茶。大年初一全家人要吃三茶;正月來客拜年要吃三茶;婚禮、新女婿上門要吃三茶。

    

徽州茶道分類

  文士茶以儒雅風流為特征;

  富士茶講求高堂花廳、茶具華貴、茶形精美、氣度豪華,注重氣派、享受,因為徽州多徽商,擁資千萬、老歸鄉里者比比皆是;

  農家茶注重內美不重外形,講求真誠,鄉土氣息濃郁;

  道家茶以齊云山為本土,敬天祈地是道家茶的思想特征,寄情返樸歸真。

  每種茶道都有幾道乃至數十道講究的表演程序。宋代史志學家羅愿有一首《茶巖》詩,是宋代徽州茶道的真實寫照:“巖下才經昨夜雨,風爐與鼎一時來。便將槐火煎巖溜,聽作松風萬壑回。”

    

徽州買茶指南

  徽州茶最出名的是猴魁、黃山毛峰,還有屯綠、祁紅。猴坑、猴崗的正品猴魁,很珍貴,很稀少,價格上千、上萬;另外有類似高山洼產的仿品猴魁,高手才能鑒別出它的價值。再就是魁尖、魁片,一般來說是采摘越早越貴,越是尖兒越貴,片就是茶托,是次茶,但茶味越濃,越經泡。

  黃山毛峰分特級、一級、二級等級別。黃山區高山比較多,野茶也比較多,好的野茶不亞于毛峰,但必須本地的內行人才能辨出。如果選擇高山土肥的山洼產的大片茶,量也非常好。特級黃山毛峰在清明前后采制,采摘1芽1葉初展,其他級別采1芽1、2葉或1芽2、3葉芽葉。選用芽頭壯實茸毛多的制高檔茶。經過輕度攤放后進行高溫殺青、理條炒制、烘焙而制成。特級黃山毛峰形似雀舌,白毫顯露,色似象牙,魚葉金黃。沖泡后,湯色清澈,滋味鮮濃、醇厚、甘甜,葉底嫩黃,肥壯成朵。其中“魚葉金黃”和“色似象牙”是特級黃山毛峰外形與其他毛峰不同的兩大明顯特征。

第二泡:茶色由綠變紅的祁門

“祁紅”的創制:由綠到紅的奇跡

  曾經對太平猴魁、黃山毛峰那些極品綠茶做過一番考察,大概都集中于黃山附近,這一次,我們從休寧縣上了黃祁高速公路往西,終點就是“天下紅茶須問鼎”的祁門。祁門產茶的歷史在徽州可能是最為久遠的,從唐代開始就很有名。那時休寧、祁門、歙縣所產茶葉以浮梁為集散地,大詩人白居易的詩中就有“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的句子;唐代楊華所著的《膳夫經手錄》中記有“歙州、婺州、祁門方茶制置精好,商賈所賞,數千里不絕于道路”,說明了祁門在唐朝已是較重要的茶葉產地。

  有趣的是,祁門縣原是不產紅茶的,只產安茶、青茶。關于祁紅創制,有兩種說法。一是清光緒元年(1875),黟縣人余干臣由福建罷官回籍,在至德縣(今東至縣)堯渡街設立紅茶莊,仿效閩紅試制紅茶成功,次年又在祁門歷口設分莊,精制紅茶外銷;另一說是貴溪人胡元龍在清光緒元年、二年,因綠茶銷路不暢,遂設立日順茶廠改制紅茶。此二人均是祁紅創始人。

  祁門幾乎村村都有茶葉加工作坊在忙碌。一些大的茶廠,一年四季都有精加工紅茶的活干。我們進入華盛茶葉公司時,董事長汪臘梅正在車間里與兩個工人一起干活,她非常麻利地給裝起來的大麻袋扎口。因為正值采茶季,許多工人都請假回家了。這些祁門功夫紅茶是準備運往浙江進行細包裝,然后出口東歐。今春她接的這個訂單有60噸。汪臘梅個子不高,敦實、梳著剪發頭,性格爽朗,愛笑。她給我們示范了功夫紅茶的關鍵工序。她最早是做綠茶的,后來將已打出名氣的華康茶業公司交給兒子經營,夫妻倆轉行搞開祁紅。不到3年,所生產的祁盛牌紅茶已躍居全縣紅茶企業第二位,2010年產值達2000萬。

  除了大企業,農村的茶作坊很多。茶農上午上山采茶,下午回到村里,將鮮茶賣到作坊。小村莊至少有一個茶作坊,一般村莊都有兩三家、四五家不等。這些作坊如果加工綠茶,就在當天的晚飯后開始,直到深夜結束。若是加工紅茶,時間便要長一些,連發酵,要兩三天時間。我們在的那十來天,許多村莊除了加工綠茶,也有加工紅茶的。因為制作紅茶工序多,費時長,所以價格比綠茶貴,一般成本價也要每斤400元以上。

  

茶研所:最得意的采茶娛樂地

  一入祁門,我就聽說當地有一個很古老的茶研所。這是我喜歡做的事——“無史不成書”,去故紙堆中做做功課,好多疑問就能迎刃而解。

  位于文峰南路的茶研所,全稱是“安徽省農業科學院茶業研究所”,這是中國最早建立的茶葉科研機構。其前身始于1915年北京政府農商部在安徽省祁門建立的“農商部安徽模范種茶場”。中國老一輩的茶葉專家,如陸溁、吳覺農、胡浩川,以及馮紹裘、莊晚芳、錢梁、何德欽、陳觀滄諸茶學巨子,都曾在這里工作。其中吳覺農被譽為“當代茶圣”,而這個茶研所可以說是“中國茶葉專家的搖籃”。現今祁門縣委所在地及一側的茶山公園,便是原改良場的舊址。茶山公園正門建在高高的臺階上,入口是一座宏大的石牌坊,進去后,迎著一面淺浮雕的石影壁,上面雕刻的是制茶的工藝流程。整個公園的綠色植被基本上除了茶樹,就是點綴在其間的高大香楓樹。公園的茶山連著楊桃嶺茶園,那是1937年,由莊晚芳負責開辟的,被稱為“中國梯田茶的始祖”。

  我們到的時候正值春茶收獲季節,公園里除了休閑散步、打拳跳舞的人,還有三三兩兩的采茶人。茶園屬茶研所所有,采茶卻是由自發的市民來完成,他們將采來的茶交到茶研所,按每斤6元收取勞務費。來采茶的大都是中年婦女,身前掛一布兜,算是邊休閑邊勞作。高坡上有一座石亭子名“茶中醉”,陰刻一副對聯:煮茗一杯可歌可舞可圖畫,憑欄四顧有山有水有文章。亭子下碰到兩位少女在采茶,其中一位端著一頂紅色遮陽帽當盛具。她們是安徽農業大學茶學專業的學生,來茶研所實習一個月。戴眼鏡的瘳鴻雁長得細細柔柔的,福建人,打算畢業后回故鄉,找一家茶葉公司就職。問她為什么也上山來采茶,她說好玩。

  茶研所,如祁門其他許多單位一樣,比縣委大樓要有氣派。我們在辦公室見到了黃建琴副研究員。她長相秀麗,著裝干練,一副典型的徽州女子模樣。和她聊天,只想豎起耳根聆聽,她無疑是一個好教員,汩汩流淌出的茶葉話題就像杯中的祁紅,入味綿長。茶株自由地長在山坡上,只是一種植物,而通過一代代人工馴化,便成為杯中上等的健康飲料。對土壤、茶葉成分的檢測,病蟲害防治,良種選育,栽培技術研究,名優茶研制與開發,制茶工藝與機械研究等,這些都是茶研所的工作。所里研制的祁紅香螺如今在各大茶廠和民間作坊都很盛行。

  

閶江水路:成就徽州茶商

  祁門縣現隸屬黃山市,是歷史上徽州的西大門。原為歙州黟縣和饒州鄱陽(后為浮梁)二縣地,唐永泰二年(766),設置祁門縣。據《續文獻通考》記載,“以其縣東北有祁山,西南有閶門,乃合名祁門。”總面積2257平方公里,是個“九山半水半分田,包括道路和莊園”的山區縣。

  站在祁門縣的鳳凰山的文峰塔上,可俯瞰整個縣城大景。呈弧形的閶江由東北向西南穿過縣城。過去,閶江水路是祁門主要的向外通道,尤其成就了一代徽商。祁門的茶葉、瓷土、木材等特產通過閶江到達鄱陽湖,再轉至長江,運往上海、兩廣等地,直至海外。如今,沿著閶江岸,不一會兒就會過一列火車,而近在咫尺的黃祁景高速公路更會讓祁門的交通騰飛。

           

  閶江上并排著兩座被人們稱為“閶江雙虹”的古石拱橋:平政橋和仁濟橋,之間相距約半里,從一座橋的拱底可看到另一座橋身。舊時,雙橋一帶為縣城閶江水運碼頭所在,繁華熱鬧。以閶江為界,祁門人習慣稱河內河外。縣城的主體位于河內。在高樓之間,有一片高低錯落的黑瓦建筑,便是幸存的老城區。它雖然陳舊,但市井氣依然濃郁。其中位于敦仁里的洪家大屋(又稱曾國藩行轅),尚存四組建筑,這些當年太平軍和曾國藩湘軍輪番駐扎過的建筑里,如今還住滿了居民。

  洪家大屋為清初洪姓茶商遷入時建。其平面布局、構架、木作、磚雕都獨具匠心,為典型的清代徽派民居。目前所住的居民都是外姓人,洪家后代已移至別處。老城區東大街還有一處王家大屋,又名燕舍。為徽商王壽山五兄弟的故居。因懸掛有“燕舍”匾額而得名。外人進去,感覺眾多的房屋就跟迷宮一樣。現住著十來戶王家后代,擠擠挨挨的,但相安和樂。

  在祁門籍的徽商里,“揚州二馬”最為著名。馬家可謂祁門籍徽商的杰出代表。離開祁門前,我們在晚餐上見到了馬里千先生。他頂著光亮的頭,幽默風趣,談鋒勁健。后經人介紹,才知他是歷史上大名鼎鼎的“揚州二馬”的第七代,而洪家大屋的原主人是他岳父。他原是祁門縣人大副主任,寫得一手好書法。雖然他在席間隨意說笑,但涉及到祖上,卻掩不住鄭重的驕傲神色。馬曰琯(1687~1755)、馬曰璐(1711~1799),兩兄弟為祁門城里人,僑居揚州,經營鹽業,為當地徽商巨富,捐資開揚州溝渠,造福一方,其慷慨好義的名聲遠播。他們在鹽商之外,又是清代著名的藏書家和詩人,曾主持揚州詩壇數十年。雍正年間,馬氏兄弟建造了一處園林,名為“街南書屋”,即今揚州名園“個園”。馬氏兄弟在園內廣結天下文人名士。厲鶚、全祖望、鄭板橋等均為其座上客。甚至有人說,如果沒有馬氏兄弟的豪爽資助,就不會有“揚州八怪”。據說,乾隆下江南時,每次都要到馬氏園林里駐蹕。乾隆三十八年(1772)開四庫館,馬家捐贈藏書776種,占《四庫全書》的五分之一還多。

  祁門因為地理特點,從古至今就是多方文化交匯處,因而祁門人性格豪爽,包容大度。加之物產豐富,骨子里又透著一絲慵懶享受的特性。打聽祁門人,他們常會興奮地給你講一個民間小故事,大體意思是:舊時祁門人哪天突然發現口袋里沒錢了,拿把砍刀別在腰間上山就解決了。這指的是祁門人擁有山上豐富的木材庫。另外體現優越感的還有這句老話:我只用這一小袋煙的東西,就能換回一麻袋大米,著什么急。這是指祁門人擁有茶的財富。話雖這么說,但祁門縣城給人的感覺還是鬧嚷嚷的,顯然它是一個邁著快步前進的小城。從我們居住的酒店出來向左走,有個十字路口。各種機動車輛呼嚕嚕開過,咝啦啦駛來,不時有笛聲鳴響。縣城如此躁動,祁門的鄉間卻是秘藏了許多生活氣息濃郁的古村落。

  

Tips

祁門紅茶的制作工藝

  祁門紅茶的采制,一般為采摘一芽二、三葉的芽葉作原料,經過萎凋、揉捻、發酵,讓芽葉變成紫銅紅色,香氣透發,然后進行文火烘干,制出毛茶。毛茶制成后,還須進行精制,精制工序復雜,要經毛篩、抖篩、分篩、緊門、撩篩、切斷、風選、揀剔、補火、清風、拼和、裝箱等步驟制成。精制加工后的祁紅茶,外形條索緊結,細小如眉,苗秀顯毫,色澤烏潤;茶葉香氣清香持久,似果香又似蘭花香,這種香氣被稱作“祁門香”。

  

祁門紅茶的沖泡方法

1.備具:壺、公道杯、品茗杯、聞香杯放在茶盤上,茶道、茶樣罐放在茶盤左側,燒水壺放在茶盤右側。

2.賞茶:打開茶樣罐,讓來客欣賞茶葉的色和形。

3.燙杯熱罐:將開水倒入水壺中,然后將水倒入公道杯,接著倒入品茗杯中。

4.投茶:按1:50的比例把茶放入壺中。

5.洗茶:右手提壺加水,用左手拿蓋刮去泡沫,左手將蓋蓋好,將茶水倒入聞香杯中。

6.祁門紅茶第一泡:將開水加入壺中,泡一分鐘,趁機洗杯,將水倒掉,右手拿壺將茶水倒入公道杯中,再從公道杯斟入聞香杯,只斟七分滿。

7.鯉魚跳龍門:用右手將品茗杯反過來蓋在聞香杯上,右手大拇指放在品茗杯杯底上,食指放在聞香杯杯底,翻轉一圈。

8.游山玩水:左手扶住品茗杯杯底,右手將聞香杯從品茗杯中提起,并沿杯口轉一圈。

9.喜聞幽香:將聞香杯放在左手掌,杯口朝下,旋轉90度,杯口對著自己,用大拇指捂著杯口,放在鼻子下方,細聞幽香。

10.品啜甘茗:三個口是一個品,要做三口喝,仔細品嘗,探知茶中甘味。

11.第二泡、第三泡:操作同上。

第三泡:“古徽道”的百年茶緣

石臺:沒有茶館的產茶重縣

  離開祁門上黃浮高速公路,向西然后轉S221公路前往石臺縣。石臺縣本不屬于古徽州 “一府六縣”。但提到徽州茶和徽州茶路就不得不提石臺。

  石臺縣城面積只有4平方公里,常住人口兩萬多,這里的道路三縱四橫,站在街中心,隨便往哪個方向望,都可望到路盡頭郁郁蔥蔥的山。石臺縣城是1965年老縣城石埭淹沒在太平湖以后,才建起來的,是一個移民縣城。大山中央留出這塊難得的平地,石臺縣城像處子安靜地臥在其中。當地俗話說,牛撒泡尿就走出城了。石臺人對自己的小地盤,持有一種戲謔態度。

  因為人少地盤小,住在縣城的人出門兩三步就能碰到熟人,像生活在一個大社區。在石臺住下的第一天,預報有雨,我就未安排外出行程。吃完早飯,從所住的石臺賓館出來。賓館處于人民路和秋浦路交叉口一角。我們先往人民南路走,沒走三分鐘建筑物就開始稀少起來,似乎就要出城了。于是又返回十字路口,朝秋浦西路走。這條路要長一些,兩邊是五花八門的小店鋪,街上行人稀少。在秋浦路與和平路的交叉路口,見到了第二處紅綠燈。秋浦西路最后變成了弧形,沿著山腳向前就出了城。想起昨天石臺人說的,石臺只有3條路通向外邊,如果有壞人出逃,只需堵在3個路口就可。

  往年在這個季節,人民路、仙寓路的兩邊會云集許多賣春茶的小販,多時幾百人上千人。今年政府統一規范,在城外新建了茶市,所以那種熱鬧場面在路邊看不到了。后來我們專門到了茶市,但沒有預想的熱鬧,大批新茶尚未上市,只有三四家茶行開著。空地上立著茶圣陸羽的塑像,他手里拿著一卷竹箋,設計者可能是向觀眾暗示陸羽是那本《茶經》的作者。茶市一旁還在修新的建筑物,有一圈巨幅廣告牌圍著:“城東新區全面啟動,新汽車站,專業市場,產業升級。”“與石臺新汽車站一起錢進,搶占未來石臺財富制高點。”

  小家碧玉的石臺含蓄內斂,但并不閉塞,她以她的方式宣傳著自己。街上、公路邊,到處可看到“中國最美原生態山鄉”這句廣告語。據說這句高度概況并具有定位的話是2010年4月,受邀來到石臺縣參加茶葉節的30國大使及夫人總結出的。

  石臺縣的年茶業產量已超過6000噸,是中國產茶重縣。茶園面積達11.4萬畝,全縣90%以上農業人口做茶葉事,吃茶葉飯,念茶葉經,農民人均收入的40%來自茶葉,人均茶園面積、茶葉產量、茶農收入居安徽前列。春天,漫山遍野的樹木返青發新葉,其間夾雜著的茶株也冒出新芽,清明前后,這里的茶農已陸續開始采摘茶葉。

  石臺縣盛產茶葉,但街上很難看到茶館、茶吧,因為人們天天在家里喝,在工作場所喝,再去到茶館里喝茶就怪怪的了,所以石臺人不泡茶館。

  

霧里青:哥德堡號的百年徽茶路

  我是在石臺縣唯一的一家有模樣的茶樓“天方茶苑”見到詹羅九教授的,他身材高大,笑容滿面,很有力地握了我的手。但是當問到有關他和“霧里青”的情緣始末時,我遭到直截了當的拒絕,他的情緒突然有些激動。有關霧里青,一些媒體曾經有意或無意間傷害到他,將一些不是他的言論安在他的名下,給他造成不必要的麻煩,所以他后來對媒體不僅警惕,而且回避。

  作為記者,我竭力表明自己的個人職業風格,希望他放心,但他并不為我的告白所動。反過來向我提問題:你對石臺的印象是什么?說話時,他喜歡做手勢,這可能是多年當老師形成的習慣。他今年75歲,退休前,是安徽農業大學茶業系的教授。他訴說著對中國當今大學教育的憂患,也對茶文化學術領域的狀態不甚滿意。我洗耳恭聽,盡量不打擾他。他穿著中式對襟黑襖,戴一頂有前檐的深藍色帽子,臉膛寬闊,黑色方框眼鏡給他增添了那么一點瀟灑。他是黟縣人。從讀書起,已很少回老家。而與霧里青結緣后,他就基本住在了石臺。

  對我的疑慮,他一再強調,雖然他是擁有中國馳名商標“天方”茶業公司的顧問,但他的人格是獨立的,精神是自由的。他很激動。他欣賞董事長鄭孝和的才華,因此一見如故,互為知音。至于天方公司注冊了品牌“霧里青”,那是可作為成功范例的一次市場運作。

  2006年9月3日,池州市市長登上遠道而來、停泊在上海國際客運碼頭的“哥德堡號”仿古商船,將天方公司生產的一百罐霧里青茶贈送給了瑞典人。一時,有關古茶與古船的前世今生的美妙傳說廣播開來。據載,1738年在瑞典哥得堡,一艘遠洋商船“哥德堡號”建成下水。此后,它多次沿著海上絲綢之路往返于歐亞大陸,一次航行賺取的利潤相當于當時瑞典全國一年的國民生產總值。每次返航,“哥德堡號”都會滿載著來自東方的珍珠、香料、絲綢、茶葉等。尤其中國茶到了歐洲以后,身價大增,相當于珠寶,只有皇室貴族們喝得起。但是7年后,即1745年,滿載著貨物的“哥德堡號”在接近家鄉港口的時候不幸觸礁,沉入海底。

  20世紀80年代中期,這艘沉船被打撈了上來,神奇的是,經過200多年海水浸泡,密封在青花瓷里的中國茶居然還能飲用。瑞典相關史料記載,這批茶就來自中國皖南。這條來自國外的信息被安徽大學茶業系的詹羅九教授及時捕捉到,此后,他開始了多年艱難的野外考察和取證,最后將目光鎖定石臺縣內的仙寓山。這座山是黃山向西的余脈,密林遍布,溪澗潺潺,許多地塊已多年無人涉足,百年以上的野茶樹保留下來的可能性很大。在老鄉的幫助下,詹老終于在海拔一千米以上的深山老林里,發現成片的野生茶樹,這些茶樹因長期未經人工干預,已瘋長到老高。因此地常年云遮霧繞,采其芽制成的茶名為霧里青。

           

  21世紀初,詹教授找到擁有仙寓山茶業基地的天方茶業公司董事長鄭孝和先生。精明強干的鄭先生慧眼識珠,他們一拍即合。從此,詹教授專心致至地投入霧里青的工藝中。制作霧里青的工序要比其他綠茶復雜,需要經過抖、帶、擠、甩、挺、拓、扣、抓、壓、磨十般手工工藝、總共37道工序,才能完成。成型后,還要進行手工分揀,剔除葉片,只留一個青翠多毫的嫩芽。經水泡開后,會齊刷刷立于杯底,猶如水中小森林,賞心悅目而又口齒留香。

  而瑞典方為了紀念那艘具有歷史意義的商船,花10年時間打造了一條仿古商船“歌德堡3號”,并將于2006年踏上復航中國之旅,重走當年的海上絲綢之路。天方集團得到信息后,主動向瑞典方伸出橄欖枝,希望將他們恢復的霧里青茶通過“歌德堡號”,運往瑞典及整個歐洲,續寫200多年前中斷的神奇茶故事。這個美好愿望的實現費了些周折,瑞典東印度公司派商務經理楊努迪克親往石臺考察。他拿著當年從“哥德堡號”打撈出的原茶,與天方生產的“霧里青”反復比較,又在密林深處的古徽道上徘徊尋覓,最后爬到海拔千米以上的大山深處,看到在云遮霧繞的崇山峻嶺中,有一整片原始古樸的野生茶樹群,像久違的歷史安靜地呆在一隅。他摘下一枚嫩芽,含在嘴里細細品味,臉上終于露出滿意的笑容。所以,便出現2006年9月3日在上海的那一幕。

  260多年前的真實細節,已很難做到一一求證,但歷史的影子始終在搖蕩,激起后人豐富的想象力。那些遠去的亦真亦幻的故事,讓人心馳神往。一個專家和一個企業家的聯姻,一罐沉在海底的茶和一罐溢著蘭香的“霧里青”結合,其意義和價值已不能單靠市場來衡量。正如詹羅九教授說的那樣:當年那一段輝煌歷史的框架,史料尤存。可世事如煙,煙消云散。它的末枝細節,已蕩然無存。只有天方人抓住機遇,演繹出一個現代版的“霧里青傳奇” 。

  那天在采訪的后段,我終于贏得他的信任。我們在一家小小的土菜館用晚餐,他的語言異常活躍,爽朗而健談,我們常常為了石臺的什么典故而禁不住哈哈大笑。在告別教學生涯后,他轉向了以知識推動市場的道路。他的夫人與他一樣身形高大,但顯得要比他年輕。他毫不隱晦地告訴我們:老伴不在了,她是我的第二任老婆,比我小十多歲。飯后,我們目睹他雙腿跨到夫人的電動車后座上,突突幾聲,一溜煙就馳遠了。

  

“古徽道”:太多的徽商奮斗足跡

  石臺縣古時交通閉塞,運輸多靠肩挑背馱,因而遺留下多處石板古道。保存最好的古道在仙寓山里,史稱“徽饒通衢”,這是一條當時的“國道”。據原石臺縣文化局局長、地方史專家王熙政先生講,古徽道有關行人活動的記載最早見于唐代,從古到今都是兵家必爭之地。作為“國道”,它不僅方便了南來北往的商旅行人,而且在成就徽商輝煌的歷史過程中功不可沒。它是清乾隆至民國時期安徽省省會所在地安慶,通往本省徽州,及浙江、江西、福建等省的交通要道,清代志書稱“徽饒通衢”。地方典籍或當地居民口頭上又把它叫做“徽省通衢”,或“池徽大路”,是重要的省內干道。而現在,這條保存完好的古道,在當地政府的相關文件中,或者人們的口頭上,更多叫做“古徽道”。之所以這樣叫,是因為它刻印下徽商太多的奮斗足跡,在如今“徽商”名聲再次雀起的時候,這樣叫自然響亮和通俗得多。古徽道上不僅佛教文化遺存比較豐厚,而且它還曾經是培育地方文化的搖籃。據考證,這是目前我國發現保存最好的一段古徽道,也是最為險峻的一段。古道全長7.5公里,西起石臺縣仙寓鎮新店村,東經仙寓山圓通庵,至祁門縣察坑村,由2.1萬塊青石板鋪砌。因為深藏于密林和幽谷中,它才得以保存下來。

  由當地詩人徐照紅做向導,我們先到達古道的高處,即石臺縣和祁門縣的交界處。古道大部分地方由1.5米的長條青石板鋪砌,臺階居多,石色泛綠,表面有人工陰刻的防滑豎紋,因為人跡罕至,雨水沖刷,顯得格外干凈。路上,還留有幾處石筑的騎路亭殘件,石條凳、墻和門洞,頂子不存。原頂上是亭子,兩邊是耳房。這些都是供行人休憩補給的地方,也叫古茶亭。一些積德行善之人常免費為過路行人提供茶水和食物,當時路邊還建有庵堂古寺,供人進香保平安。

  在一個石門洞上方有玉泉亭三字,建于清光緒八年,近處有一眼石欄井,因為早已不再使用,里邊積滿碎石和樹葉,但若清理一下,肯定還能溢出清清泉水。因為地處偏僻,路邊的野茶樹恣意生長,沒有人工修剪的痕跡,今春冒出的新芽也無人采摘。當年古道繁榮之時,這些茶樹肯定是有人打理的,供行人喝的茶或許就是順手摘取制作的。有一段青石板臺階直上直下,十分陡峻,緊挨懸崖峭壁,不知那些挑擔的怎樣側身小心走過。

  古稀亭,建于清宣統二年,因由一位古稀老人捐建,故名。老人思謀自家夫婦健在,兒孫滿堂,生活美滿,所以為報天恩,樂于善事,故建此亭,來方便路人。除石門額上方有古稀亭三字外,石墻中央嵌著一塊陰刻碑記的方形石,字跡猶辨。有言“飽暖思淫欲”,這位老人想到的卻是感恩。還有一處叫繼保亭,由一位王氏寡婦出資于清光緒十四年所建。起初,其夫、姑二人已商定在此修亭,供行人遮風避雨,但二人不幸相繼而亡。王氏繼承二人遺愿,祈求神靈保佑幼兒健康成長,遂建此亭,并名為“繼保亭”。如今還能在碑刻上讀到事情前后的詳細描述。

  古道的路邊還立著一塊“輸山碑”。此碑刻于清道光八年,即1828年。是一塊禁止在古道兩側開荒、伐木,防止水土流失,護路養路的禁山碑。這是一塊民間自發豎立的碑。內容即為紀律,距今將近200年。石臺縣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形容,可耕地極微,生產的糧食根本不夠人吃,只能輔以茶換糧、材換糧。

  古徽道歷史悠長,客來商往,留下許多故事和傳說。比如南來的徽州人比本地人更機靈,徽州名菜“臭鱖魚”就是徽商在古徽道上將錯就錯發明的。

  

大山村:人生與茶葉已經無法分開

  在石臺縣,到處可見仙寓山的廣告牌——仙人居住的地方。從石臺縣城沿S221公路行駛,轉入X025公路,接著按指示牌行駛就能到達石臺仙寓山風景區。

  那天,我們到達仙寓山天方度假村門口,又逆著滄溪河向山里走了約半個小時,才看到一個白墻黑瓦的小村落,圍在古樹、茶園、油菜花田中間。這就是大山村的王村。相距不遠的山坡上,還有李村和洪村。這三個自然村合成大山行政村,屬于仙寓鎮。石臺縣招商局印制的一本《石臺投資指南》里,介紹大山村有中國富硒第一村和長壽村的美譽,是全國農業旅游示范點。村里家家有茶園,茶園收入是他們重要的經濟支柱。近年,有關單位又檢測出此處的土壤富含硒,所以產的茶也被成為富硒有機茶。硒是人體內不可缺少的微量元素。早在上世紀80年代世界衛生組織就已經宣布:“硒具有獨特的抗癌藥理作用。”

  大山村的王村有50多戶,均姓王,共200多人。房子多是二層的白墻黑瓦民居,建于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房屋特點鮮明,窗戶設得高又小,前墻上方畫著風景圖,寫著領袖語錄或詩詞,也有詠村景的詩。家門兩側依墻摞著一排排的木柴禾,整齊有序,像前衛藝術家貼出的文化墻。一處建于1979年的房子,墻上畫著四幅山水畫。寫著毛澤東的七律《長江》詩,還有“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煙”。“攻城不怕堅,攻書莫畏難,科學有險阻,苦戰能過關。”兩檐側寫著“江山如此多嬌,風景這邊獨好”。

  村里有人家正在修建新房子。新修的房子也是二樓,涂成白色,但結構和屋頂已像城里人的房屋,這對于攝影師來說是最不想看到的。但村民自己住著舒適,這樣的房屋要十六七萬元。我們在村邊見到王自國時,他正在摘茶芽。他家茶樹不多,一年茶收入也就幾千元,他主要的工作是做房子。和另外兩三個人組成一個小小的包工隊,就在本村和附近村里做,平均一年做兩三處,收入兩三萬元。他們夫妻只生養了一個女孩,今年5歲。他家還住著舊屋,準備再奮斗兩三年,也蓋一棟200多平米的二層水泥樓房,那時也由他帶兩三個人做。王自國自始自終都很靦腆,我問一句他答一句,一直低著頭采茶。

  只有一條街道人氣稍旺點,能碰到幾個人。我們打聽村里誰的年紀最大,有人一指前面:就是她。一位瘦小的老太太正縮在椅子里,在門口曬著太陽。問她多大,她伸出一個食指頭,隨后就閉目養神了。有人說她105歲了,有人說不知道。村里人都精瘦精瘦的,皮膚甚好,顯年輕,據說緣于長年喝富硒茶。而且幾十年來,從未有人患惡性腫瘤和其他突發性疾病。村莊出名就出名在此。他們習慣了每天一起來就泡新鮮綠茶喝,一直喝到晚。63歲的王熙華,當我夸他皮膚緊致光滑,人特顯年輕時,他自豪地說自己一年要喝掉八九斤茶。

  近年,人們采下新鮮茶葉當天就賣掉了,只有很少的人家做鮮茶加工。64歲的王熙灼就是加工茶葉的。他已連續做了20年。因為有這樣的個體茶業加工作坊存在,或多或少地影響到大茶廠的生產,但同時有競爭,市場才有活力。

  村莊里,很難見著年輕的小伙子和姑娘,他們都外出打工了。但村里依然在修新房子。作為開發旅游的景區茶園,大山村有興建農家樂的美好前景,所以,村里的房子并未出現廢棄的現象。

  

Tips

  石臺縣的優越自然生態為茶葉提供了上佳的成長環境。石臺常年云霧繚繞,降水豐富,加之土壤含酸富硒,作為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石臺茶葉資源蘊藏豐富。其中,“石臺硒茶”、“天方”、“霧里青”等名茶享譽中外。

  石臺種茶歷史悠久,據《文獻通考》記載,宋代全國26種名茶中,產于當時的石臺縣的就有“仙芝”和“嫩蕊”兩種。目前,石臺縣茶葉主導品牌是三大類:一是全縣名優綠茶公共品牌“石臺香芽”;二是歷史名茶“祁紅”;三是天方茶業集團公司2000年創立的“天方”品牌。

  天方茶葉集團公司有“富硒有機茶”、“霧里青”、“天方抹茶”三大主導品牌,其中“霧里青”品牌綠茶被評定為“安徽名牌產品”。霧里青起初茶入口時有些青澀,但不久便會唇齒清香。歷史上曾入選為貢茶,多次獲得國際、國家金獎。近年,天方集團推出了認領茶山的活動,每年每畝茶山1萬元,為愛茶之人提供了新的選擇。

人民交通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18898號-1       北京市朝陽區小營北路17號人民交通出版社5層       010-059757605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