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密碼
還沒有賬號 ?立即注冊
使用其他賬號登陸
忘記密碼
還沒有賬號 ?立即注冊
使用其他賬號登陸
線路概述


  昌都、林芝、拉薩、山南、日喀則,從東向西沿著川藏路且行且尋,不乏讓人感動的手工藝品。

主題經典影像
“藏東明珠”——昌都唐卡之行

  我的第一次西藏之行也是從昌都開始的。昌都是西藏自治區所轄七地(市)之一,位于西藏東部,處在西藏與四川、青海、云南交界的咽喉部位,是川藏、滇藏公路的必經之地,也是“茶馬古道”的要地,處在商貿往來的樞紐地位,素有“藏東明珠”的美稱。昌都的手工藝品要數唐卡最為出名。

 

唐卡---手工藝品佼佼者

  唐卡是西藏手工藝品里面的佼佼者,它不僅記錄了西藏的歷史、宣揚了西藏的佛教,還展現了藏民族審美的巔峰、繪畫藝人技法的高超。唐卡極盡精美,極具審美效果,而且有升值空間,又方便攜帶,因此受到普通游客、宗教信徒、收藏家和藝術家們的喜愛。

  昌都有藏區著名的“唐卡”三大派系,即流傳在丁青、察雅、貢覺等地的“美寧”畫派;分布在昌都縣的柴維一帶的“美薩”畫派和流傳在昌都嘎瑪一帶的“嘎學噶志”畫派。由于唐卡制作程序復雜,成本昂貴,方法考究,且技藝長期以來均是師徒相承、口耳相傳,維系力量十分微弱,極易中斷。現在傳統天然顏料的制作方法和使用技法都面臨著失傳的危險,傳統的繪畫風格也在發生著變化,亟需保護和搶救。

  

“西藏唐卡之鄉”——嘎瑪鄉

  我們從昌都駕車沿扎曲河谷旁的G317公路行駛70多公里前往有“西藏唐卡之鄉”美譽的嘎瑪鄉,在這里你可以訂購唐卡 。

  嘎瑪鄉有藏東歷史最悠久的白教寺廟嘎瑪寺,也是西藏三大畫派之一嘎瑪嘎赤畫派的發源地。古典噶瑪嘎畫派大多數畫家都是出自此地區。18世紀末該地區流行一種地方風格,其技法主要是承襲新勉派,人物及花草用大量的金線勾勒,但背景顏色為墨綠色,水平較高的作品會有一種蒼勁而莊嚴的感覺,但較差的作品會給人沉悶感。而去嘎瑪鄉的人不是旅行者便是文物販子,都是沖著唐卡大師嘎瑪德勒的名頭來的。

  嘎瑪德勒老人8歲學畫,15歲跟著父親到嘎瑪寺畫壁畫,16歲時在同齡人中第一個獲得堪布學位,17歲時受青海的甲波部落首領邀請繪制西藏著名的美郎熱巴傳說故事——《苦行者》,耗時八九年畫成的9幅唐卡受到甲波的高度贊揚。嘎瑪德勒因此漸成一代大師。2004年,大師撰寫出版了《佛像底線祖傳技法》一書,為保護和發揚唐卡藝術作出巨大貢獻。

  古董唐卡價格沒有標準,從幾千元到幾十萬元不等,不是懂行的人或者土豪,普通游客請慎重涉足這個領域;普通唐卡店里的新作則有大概的市場價格,從尺幅大小、畫工的復雜程度和精美程度、用料的多少、金粉和銀粉用量的多少,基本有一定的價格行情,便宜的一兩千、貴的也基本超不過十萬塊,加上普通唐卡的用途以宗教為主,藏族人每家每戶都會在針對不同的家庭大事件時去定制唐卡,需求量大,行業發展穩定而壯大,所以這個市場相對規范;尼泊爾唐卡因為來自異國,流派不同,技法等發展遠不如中國本土,所以無法進入唐卡市場的主流,其價格是最低的。

  

唐卡小貼士

  唐卡的顏料絕大多是厚重的礦石磨成,調和液是用牛皮熬煮三天而成的牛膠,而某些清淡的過渡色則要用花朵或嫩葉的汁液調制,而要將牛膠和礦石粉調制的顏料細致均勻地涂到畫布上,則要用猞猁毛做成的筆。

“西藏江南”——林芝

探尋的傳說中的神秘“彩虹”藏刀

  從嘎瑪鄉回到昌都休整下,我便踏上了下一個目的地,那便是尋找神奇的藏刀。順著G214向南行駛,來到所有自駕車愛好者夢寐的G318。從2002年開始,我一趟又一趟地往西藏跑,到現在,我已進藏12次。G318已經是我游走藏區各地的主要道路,也是這條路也讓我發現了最原始最純粹的西藏手工藝品。

  曾經有一次,我在波密縣拍攝紀錄片,縣宣傳部的人給我們介紹說易貢鄉有一種很奇特的藏刀,刀身有美麗的彩色花紋蜿蜒呈現,名曰“彩虹刀”,世代相傳手工打造有好幾百年歷史了,為易貢一絕。為了一睹這奇異藏刀的風采,我們決定前往易貢。在G318行駛過了通麥橋,有一條岔路到易貢。到了易貢我們就開始一個村子挨一個村子的尋找。語言不通真是很大的障礙,村民們有完全聽不懂漢語被我們的攝像機嚇得一溜煙逃走的;有莫名其妙對著鏡頭多情地笑半天卻不語的;還有略懂幾個漢語單詞熱情地給我們指錯路的……我使用了各種交流方式:變換多種方言、打手勢、畫圖……折騰到中午,一無所獲。

  最后在一個叫“喇嘎”的村子,一位身穿軍綠色上衣手拿鋤頭的中年男子走入我們的視線——他叫布魯,是喇嘎鄉的鄉長、也是我們正在找尋的主角——易貢藏刀的制造者。在布魯家的客廳里,我們終于見到了渴盼已久的彩虹刀。與其說它是刀,不如說是劍,五六公分寬,六、七十公分長,規格如同我們常見的劍,只不過它是單面韌,刀身遍布不同的金屬色條蜿蜒漫伸。布魯的彩虹刀都是粗糙的手柄、簡單的沒有任何顏色和裝飾的木殼、亂亂地纏了些皮繩,有的甚至是沒柄沒殼的刀坯……說實話,當時看著面前的那幾把刀,我心里對那個給彩虹刀取出如此美麗名字的人開始有些抱怨了。

  但是布魯的展示讓我們完全驚呆了,他把我們領到屋外,舉起彩虹刀朝路邊的一堆木柴刷刷砍去——胳膊粗的木頭,只三下就被削斷了。關于易貢藏刀毫無資料可查,和他交談了半天我們才大概弄明白了此刀的來龍去脈。是世代生長在喇嘎村的村民在附近山上發現了鐵礦、銅礦,據布魯說還有金礦和銀礦,于是用土法將幾種金屬冶煉出來,再混合打制成刀,主要成分是鋼。所謂彩虹就是幾種金屬和混合金屬的顏色,至于怎么讓幾種金屬既保持各自獨立的色彩而又渾然成為不分裂的一體,這就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了。布魯也帶我們去看過制做失敗的彩虹刀,失敗的主要標志就是不同金屬相交的地方會有裂縫。

  布魯告訴我們,現在喇嘎村里有17戶人家在做刀,但所有人都不是專職的,他們都是在農閑的時候才做上幾把。制作最關鍵的一步——冶煉金屬、打制刀體成型的只有布魯和另外四個人,當然現在他們也會直接用一些廢銅廢鋼作原料,不再那么麻煩地去冶煉礦石了。其他人只負責加工刀鞘刀柄、打磨刀刃等。而且,彩虹刀因為裝飾性相對強一些、實用性稍差一點,所以做的量很少,他們更多的是做一種短刀,賣給附近村子和易貢鄉其他村子的村民家用。

  原來易貢藏刀,是家用的一種。而且我把易貢彩虹刀想象得過于華麗,沒有想到它竟是這般拙樸,其實原先它并非什么工藝裝飾品,只是藏民家中實實在在使用的農具之一,所以它結實鋒利,但決不會太過漂亮精細。只是現在組要用到長刀的時候少了,它的裝飾性才超過了實用性,布魯他們會在最后出售前適當地裝飾手柄和刀鞘,讓它看上去漂亮一些。

  布魯很坦誠地告訴我,以前村子里有兩個老師傅會做刀,準確的說應該是懂得最關鍵的鍛造步驟的只有兩個老師傅,前些年去世了一個,現在只剩一個快80歲的老人了,但是他早就已經不做了。布魯的手藝就是這個老人教的。我隨即請布魯帶我們取拜訪他的師父,布魯欣然答應。走過一段蜿蜒的田埂,布魯指著不遠處的一個人影說,那就是他的師父拉桑。我仔細看過去,拉桑老人盤腿坐在田埂邊的陽光下享用他的鼻煙,帶著大沿的草帽,身邊放著剛剛采摘完的兩筐火紅的辣椒,周圍堆滿了剪下來辣椒梗。我們走近,老人微笑地看著并點頭示意,依然盤坐在地上,一種遍知人間事故的安然氣度。

  我遞過布魯打造的彩虹刀,請師父評價一下。老人仔細的看了看刀身的彩虹,沿水平線觀察刀體的平整,用中指彈刀身聽聲音,又用大拇指刮了刮刀韌,然后贊賞的點著頭和布魯交談了幾句。不用翻譯,我從師父的表情上已經看出,他對徒弟的技藝非常滿意。

  其實彩虹刀的價值在于它鍛造工藝的獨特,難度大、耗時長、鋼硬度強、刀身富有裝飾性、并且鋒利無比,我想如果在刀鞘刀柄的裝飾上再精美一些,說不定真會是上好的收藏品呢!

  同時,一種擔憂從內心生出,這鎖在深閨的易貢彩虹刀,每年就五、六把的銷量,如果沒有擴大市場的可能、外面工業化批量生產的廉價刀具再進入易貢市場的話,這種精湛獨特的鍛造工藝將不再為人們所需,隨著手藝人的辭世,彩虹刀將逐漸被人們遺忘……

  

交通

  要進易貢不容易,必須要越野車,最好是有聯系好里面的接應人員,因為雨季常常斷路塌方。通過我們實際測算從波密縣到易貢有55公里,而且路況極糟。由于常年少有車輛經過,有的路面被荒草掩蓋,需要仔細辯識;我們去的前幾天下暴雨,沖跨了山上的泥石,阻隔了道路,所以有些路段只能繞行;還有很多路段的厚土被雨水浸泡成了泥漿,盡管我們駕駛的是越野性能良好的豐田4500越野車,一路上也吃盡了陷車的苦頭,大家在泥漿里挖車不下三次……這樣折騰下來,55公里竟耗掉了我們10個小時!

  

住宿

  達到易貢鄉政府已是晚上10點多,鄉里沒有招待所一類可以住宿的地方,我們的帳篷睡袋又留在了波密縣城,于是只好冒昧地找到鄉武裝部的人求援,人家也不知道我們的底細,不過出于禮貌還是給我們提供了歇息的地方——鄉衛生院閑置的病房。

  

門巴族的傳統木碗

  從易貢鄉返回到G318,繼續向前就是林芝地區。這里聚居著一個與藏族水乳交融的民族——門巴族。門巴族生活的地方,有十分豐富的竹木資源,他們特別擅長竹篾藤條的編織工藝,竹方盒、竹斗笠、藤背簍、竹筐等制品堅固耐用,工藝精美。而門巴族最久負盛名的手工藝品要算是門巴木碗了,木碗是用硬木樹根或樹瘤(巖柏、青棡、米柳、杜鵑或樺樹等)加工制成,木質細密堅硬,花紋別致美觀,用它飲酥油茶和盛酒有一種特殊的香味。門巴木碗不變形,不皸裂,不褪色,經久耐用便于攜帶,深受藏族人喜歡。根據品質的不同,可將門巴木碗分為三種:上等為“雜雅”,以鑲銀邊者為最佳,這種碗制作精良、美侖美煥,是難得的珍品;中等為“鍋拉”;下等為“索果爾”。

  藏族同胞對木碗有種特殊的情感,過去人到哪里,碗到哪里,人在碗在,形影不離。據《漢藏史集》記載,飲茶習俗傳入西藏后,贊普就請來漢地工匠,用藏地的原料做了六種碗,并分上中下三等,碗上分別繪有鳥銜茶、游魚和鹿等圖案的碗起名為夏布策、南策、襄策;其它三種普通碗分別起名為特策、額策、朵策。

  依古傳統,至今藏族飲茶仍喜愛使用木碗。它不但攜帶方便,散熱慢,而且造型美觀花紋細膩,有的還鑲著或包著銀質花邊,顯得格外華貴、精湛,很受歡迎。過去藏族同胞如果要出外旅行,就事先將木碗擦拭得干干凈凈,并用綢布包裹,放在懷中。

  在西藏稍有條件的家庭,都是每人各有一個碗。現在藏族同胞客廳的藏式茶幾上總是擺放著一大一小兩只木碗,大的是父親的,小的是母親的。即使偶有一對夫婦到別人家串門,主人招待客人的茶碗,女士的一定比男士的小,反之,則被視為失禮。平日里,父母的木碗總是收拾得干干凈凈地擺放著,用時取來,用后放回,不能隨便混用,所以有“夫妻不共碗,父子不共碗,母女不共碗,兄弟不共碗”的說法。孩子們長大以后另立門戶,回家看望父母時,也仍用自己以前的木碗。

  加查縣安饒鎮13組是個有名的木碗村。目前,該村80%的農戶都能造木碗,年收入最多的達幾萬元。每年的山南物交會上他們的木碗都很暢銷。多吉家是該村莊加工木器和制造木碗的農戶之一,也是村子里年收入最多的一家。他繼承了祖輩們留下的傳統手工藝,從1975年開始干起了木器加工和制造木碗。出自多吉之手的木碗每年都成為山南物交會的搶手貨。

  據多吉介紹木碗一般用樺木、雜木雕琢而成,質地結實,不易破裂,花紋細膩,較為美觀。一般分為普通型和名貴型。普通型用桐、樺、杜鵑等樹的樹根或雜木制成,不加裝飾。名貴型選用一種叫“咱”的寄生植物制作,木質黝黑透亮,紋路細如發絲,再加上白銀裝飾,更顯得華麗大方。用雜木制成的木碗還可防毒。

  制作木碗不是簡單的事,一般要經過選料、采伐、水煮、陰干、制作、上漆、烤曬、打磨、再上漆、再烤曬等10道工序。一要上山選材,以節大、疙瘩多的樹為佳;二是風干,造出的樹節、樹段風干十天左右,以免制成后破裂;三是制坯;四是細磨,這一工序要求精工細作,做到四周厚薄勻稱,劃線準確,碗底平穩;最后是上色,一般用西藏山區一種加魚草擠汁涂抹碗壁內外,成為桔黃色,使木碗美觀、色鮮。當然,各地木碗,制作過程又有各自的一些技法。

  很多名貴木碗,會配有銀蓋,銀蓋上鐫刻著吉祥圖案。更甚者,木碗通體鑲銀雕花,碗腰處只留有指寬的部分,讓你明白碗胎是木質的。其上為碗蓋,下為碗托,均為銀質。蓋成塔形,雕銀嵌金,頂端一顆紅瑪瑙為手柄。碗托尤其別致,是盛開的八瓣蓮花狀,每瓣上有一幅吉祥圖案,八瓣合成傳統的八祥瑞圖案。碗和蓋置其上,美輪美奐。

  

瀕臨失傳陶器的出產地——塔巴村

  陶藝是讓我最痛心的一類傳統手工藝。除了古董店里價格不菲的舊物件,新做的西藏陶器幾乎絕跡,它們被內地廉價的瓷器和塑料器皿所取代。陶藝是西藏最古老的技藝,西藏博物館大廳中那個標志性的巨大的雙體獸型陶罐,原形就來自5000年前的卡若遺址里出土的寶貝,那時西藏陶藝就已經不單是一項技術,它還具有高度的審美!

  就在10年前,藏族人家中的茶壺、茶爐、蒸籠、酒壺、酒壇、水罐、花盆、酥油桶、香爐、油燈、酥油燈……都還在大量使用陶制的,而現在,拉薩人更喜歡內地的瓷器,重新規劃和修建過的市場也不給本地陶器提供攤位,因為他們包裝用的秸稈會弄臟了市場。再后來,本土陶器被迫撤出了拉薩市場,只有少量銷往別的地區。銷路的斷絕使得西藏做陶人數量銳減。

  順著G318前行,前方就是墨竹工卡縣,這里讓我想起一位偶遇的工藝者。幾年前在拉薩八廓街周邊一條小道上,一個穿氆氌的中年男子落寞地蹲在地上,面前擺了一攤香爐、燭臺、酥油燈,統一的暗紅色,形狀不是非常規整,上面用金粉草草地畫了幾筆圖案,家庭用的小件宗教用品,幾塊錢一個,卻沒有人購買。一看就是手工制作的,很拙,但是我喜歡,買了一堆還不甘心,接著便追到了離拉薩60多公里遠的墨竹工卡縣,找到了這些陶器的出產地——塔巴村。這里是西藏最有名的陶村,過去布達拉宮里使用的陶品都是出自這里,而且,在我采訪的時候,他們依然保留著千年不變的制作工藝:陶土用石錘砸細,篩過幾遍后使用,塑造工具是雙手和一堆木制的刀鏟簽棍,燃料是牛糞,燒陶沒有窯,露天堆放,上面蓋厚厚的草皮。

  塔巴陶器的命運代表了大多數沒落的西藏本土手工藝術品的命運。墨竹工卡縣宣傳部的一份調查報告是這樣敘述的:“塔巴陶器在西藏具有較大的知名度,主要銷往拉薩、山南、林芝、那曲等地……但是在產供銷等方面仍然存在諸多制約因素……農牧民群眾市場經濟觀念淡薄,尚未樹立市場營銷觀念,未形成成熟的商品經濟意識,尚處于一種半自然經濟狀態,導致市場占有率較低”……

  當人們的生活中有了可以替代的產品,它喪失了日常使用價值,而它又不具備旅游紀念品的特征,漸漸地,它就只能從大眾的視野里消失了,只有微乎其微的精品,進入了文物商販經營的領域。飛速發展的旅游業對西藏傳統手工業的影響是巨大的,總體上看,年產值節節攀升,從業人員在不斷增加,手工產品種類與數量也在逐年遞增。但是,就一些手工產品行業個體來看,旅游發展使得一些行業產品精益求精、品種推陳出新,另一些行業卻面臨被市場淘汰的危機。西藏傳統手工藝品中的藏紙、樂器、藏靴等,情況大都如此。

  我痛心于千年的技藝瀕臨滅絕,于是奔走呼吁,召集各方力量前來相助,宣傳報道、請經商的朋友代銷他們的產品,買了很多參考的畫冊送去希望他們改良器形開發旅游產品……

  我對陶村的關注持續了兩年。

  第一次,他們在堆放陶品的院子里對我說:“你不要拍了,以前來過很多記者,對我們一點幫助也沒有,你也不要拍了……”

  第二次,在拉薩郊區唯一一家收塔巴陶的批發商那里,他們對我說:“你走了以后,村子里的人都說我傻,下次拍照要收錢……”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以后,他們拿著我發表在報紙和雜志上的大篇幅報道和我為他們買的各種畫冊,對我說:“你是真心幫我們,以前是我們錯了,對不起。以后你內地的朋友如果要訂貨,我們會組織全村的人一起來做……”

  幾年以后,在拉薩一位朋友開的青年旅館里的貨架上,我看到了迷你型的塔巴陶制酥油茶壺茶爐、油燈、香爐,上面用金粉畫上了精細的傳統圖案,有專用的硬紙包裝盒,售價幾十到上百元不等。朋友說,旅游旺季的時候,光她這里,這些陶藝產品一天就能售出二十來套(件)。

  前方就是墨竹工卡縣了,如果你喜歡藏族陶藝品,一定要前往塔巴村看一看這里的工藝。

  

擦擦——巧奪天工的方寸泥塑

  我是個手工藝品的狂熱愛好者,到了藏區,我為那些極具民族和地域特色的手工藝品而癡迷,不惜傾盡錢財去換取對它們的暫時擁有。在我種類繁多的收藏里,數量最多的,就是擦擦了。因為喜歡擦擦的精巧——從指甲蓋到巴掌大小的一個個脫模泥塑,竟有成千上萬種圖案!有的哪怕只有一兩厘米見方,小小的淺浮雕佛像的眉眼間卻也能傳出神來!而且,由于材質便宜制作方便,擦擦數量巨大在藏區分布很廣,所以得來相對比較容易。我的擦擦中雖然沒有什么名貴的珍品,但每次細細把玩,心中都會有種無法言說的珍愛和歡喜。

  “擦擦”源自梵語,意為“復制”,是藏傳佛教脫模泥制佛像的藏語音譯。是一種用凹型模具,捺入軟泥、壓制成型脫模而出的小型佛像、佛塔。“擦擦,起源于印度古代及中世紀中部和北部方言中的一個詞匯,與塔有密切關系……在塔內存放‘擦擦’的習俗起源于印度的石板塔肚存放圣物的風俗習慣。”這是意大利藏學家G·杜齊先生在《西藏考古》一書中說到的。有的朝圣者為了向菩薩還愿,用錢物贖來擦擦,供放在自己認為具有靈氣的地方,于是這些寄托了意愿的小泥佛被帶到千里之外。

  據說,最初擦擦就是以這樣的方式,由佛教徒們從印度帶入西藏的。但后來擦擦在西藏的發展遠遠超過了印度,原因在于佛教在傳入藏地以后被弘揚以至于滲透到每一寸土地,而在其起源地印度卻沒落了。

  后來我因工作的緣故去到了拉薩,逛八廓街時我發現市場上有擦擦出售,于是開始大量購買,新的舊的、殘的好的、泥的磚的、單色的彩色的……我一概收購。后來進藏九次,每一次我都會到那幾家熟悉的商鋪去找擦擦,也因此交上了幾位經商的朋友,在我定居拉薩的那一年里,只要一有新擦擦,他們就會打電話給我。幾年下來,我收藏的擦擦數量已經小有規模,隨著眼光越來越好,藏品越來越精,我對擦擦的了解也就有了深入。

  擦擦在西藏也是有等級之分的。我們在各處所見的是最普通的一種,這種擦擦用一般的泥土制作,成本低廉,在民間流傳很廣。其他好一點的泥有膠泥、陶土、白泥等。制作時在泥佛的背面嵌入青稞或其它寄托了制作者對美好生活的祈望的吉祥物。有的脫模而成后放入火堆燒制,成為不怕水的磚質,有的經過彩繪后再燒制,那就更為講究了。

  擦擦中最為稀有難求的一種叫“布擦”。藏傳佛教儀軌中,達賴喇嘛、班禪大師及少數大活佛圓寂后要實行塔葬。在塔葬之前,對活佛的法體要進行較長時間細致、嚴格的防腐陰干處理,即用鹽巴、藏紅花等各種名貴藥物將體內血水吸干,法體干涸后再塑成金身,這樣法體就可以置于金質或銀質的塔身內,供人膜拜。寺廟僧人將那些浸透活佛法身血水的鹽巴或其它藥物與泥土融合,制成“擦擦”,稱之為“布擦”,“布”為法體之意,“擦”即泥佛。

  這是最為名貴的一種擦擦,主要用作護身符。藏人相信如能帶上布擦做護身符,可抵擋一切邪惡、確保平安、并且有刀槍不人的萬能超常功效。而且,“布擦”在民間除了護身外還可食用,虔誠的藏人認為布擦具有醫治百病的作用,并有諸多例證在民間流傳。可想而知,“布擦”在藏族人心目中的地位有多神圣!正由于它的名貴,一般人很難得到,歷史上只有大師們的親屬、官宦、以及貴族才可受賜。

  另一種較為珍貴的擦擦是活佛的骨灰與泥土摻混在一起制作而成的。西藏歷史上,寺廟高僧圓寂后多實行火葬,這是西藏喪葬禮儀中最上等的一種葬法,一般只有活佛和得道高僧才可享用這種“升天”方式。西藏傳統習俗中,那些被人們奉為神明的高僧們去世后,人們還要為他修造佛塔,再將用高僧的骨灰和泥土制成的擦擦放入塔中,這樣“佛身”可同樣賜福于人間。這樣的擦擦叫做“骨擦”,是很珍貴的。

  還有一種藥物擦擦,是用不同的名貴藥材合成制作,諸如珍珠、瑪瑞、藏紅花等藏藥煉制成型并可服用治病的,所以此類擦擦較為貴重,因為它不僅含有精神寄托的作用,更重要的具有實用價值。平時外出帶在身上既能抵擋邪氣,遇到身體不適時還可以掰下一塊服下治病。 “藥擦”造型與一般擦擦沒有什么區別,只是顏色稍有不同。

  此外,還有一種“名擦”,是達賴喇嘛、班禪大師或者一些高僧大德、知名人士親手制作的擦擦。這種擦擦背面都工整鈐蓋有大師本人的印鑒痕蛻、指紋或標記。名擦之中也有藥擦,通常被人們認為出自名人之手而有了更非凡的效用,其價值更甚。

  在拉薩定居的那段時間,我不光收藏擦擦,還對制作擦擦產生了濃厚的興致,不過那也是因為一位藏族朋友的責備而引發的。我們都知道,在藏區擦擦是一種宗教用的供奉品,當我那位藏族朋友看到我把它們當作收藏品時,認為這是一種不敬,很不高興地責備了我,我解釋說這些都是我從市場上買的,不是從擦康里拿的。他回說:“就是因為有你們買,所以才有人不斷地去拿!”我很難過,但也知道他說的有理,于是我去八廓街買了一大一小兩個銅質的擦擦模子,請朋友幫我從墨竹工卡縣帶來細膩的陶土(當然一般的土也行),又到老街的青稞酒作坊要來一把青稞——我開始做擦擦,我要做很多很多擦擦,將它們放到西藏的土地上,稍微彌補一點我內心的愧疚。

  從那以后,一到周末,同事們就會看見我穿一條臟兮兮的牛仔背帶褲,在辦公室的曬臺上和泥。

  有一個精準的、符合造像量度的模具,是制作出精美的“擦擦”的首要條件。目前發現的古代擦擦模具質地有陶質、木質、石質、鐵質、銅質、極少還有牛角質和紙漿質。先要鐫刻一件與將要制作的擦擦圖像完全一樣,模制工藝中稱為“雕母”的原型鐫刻品,再用此雕母去翻砂制作出一件或若干件與其凹凸完全相反,可以用來直接壓制擦擦的模具,這種在藏族僧俗手中屢見不鮮的擦擦模具,藏語讀作“擦什貢”。古老傳世品中多見的擦什貢為青銅、黃銅等金屬制品,而陶、紙、木質和早期的銅質擦什貢為珍稀品。

  模具造型的好壞和質量的高低,要取決于工匠的技術水平。在藏地,一些民間的工匠藝人也會制作模具,那些腦袋大身體小、或是手腳長度不成比例的拙樸可愛的擦擦就多出自民間。而優質模具的制造者通常是寺院里有工巧技能的僧人或是上師,他們的藝術表現手法高超,甚至連細微的毫發都能刻畫得非常精當。至于模具的材質,既可以是金屬,也可以是陶的、石雕、木的、甚至是泥的。

  我學著專業擦擦制作者的樣子,先在平滑的面板上撒上青稞,將泥分成幾個小團粘上去——我的總編嘉措老師說背面粘的青稞一定要是單數,因為藏族人認為單數是吉祥的,他說有的人還會在里面裝入一點經文、衣物、頭發或是別的祈愿物。為了避免模子粘泥,我往模子里面刷了一點油,然后將模子蓋到泥上去,用一根粗木棒“梆梆”的敲幾下銅模子,小心翼翼地揭開——當我的第一枚擦擦誕生時,我看它笨笨拙拙的躺在那里,由于泥太稀了,佛像的臉都是模糊的,但我心中卻充滿了無限地欣喜!后來我技術日臻完善,做得就越來越精準了。

  剛剛脫模的擦擦要陰干,日曬會讓它裂開。要求高的人們還會將它們燒成磚質的,甚至上彩上釉。擦擦積累到一定數量后,請喇嘛念經開光,再放到擦康里去,這樣,可以為生病或去世的家人寄托祝福。

  從傳世實物來看,擦擦大致可說有兩種:一種是磚形,單面脫有各種浮雕佛像,其形狀有圓、方、三角等,畫面構成規格不等,少則一尊佛,多則百余尊佛像;另一種是立體的佛塔,塔上有佛像或各種變相。 最小的擦擦直徑不足1.5厘米,最大的高于30厘米。

  塔擦恐怕是世間保存下來的最小的古代佛塔。一枚僅有2.1厘米的塔擦,表面竟有八個更小的代表釋祖八種異行的佛塔。更有甚者,在一枚2.5厘米塔擦表面,不僅有八種不同的佛塔,還增加了兩遍藏文經咒。在如此小體量的圓雕上注入如此多的藝術內涵,無疑又是擦擦區別于其他宗教藝術品的顯著特征。

西藏手工的中心——八廓街

  在墨竹工卡縣前方,就是西藏的中心拉薩了。而西藏各地的手工品都匯聚于此。而最有名的要數拉薩的八廓街了。我喜歡八廓街的一個原因,是現在的八廓街雖然經過數次修整,卻依然保持了古時的風貌,充滿了濃郁的西藏味道:手工打磨的石板路面光滑發亮,兩旁林立的藏式民居厚厚的墻體總是刷得白白的,東南西北四個角各立有一根巨大的經幡柱,北邊中心路段還有一個終日彌散著桑煙的巨大煨桑爐,搖著轉經筒的信徒每日環繞……

  除此之外,這里還匯聚了所有藏傳佛教宗教用品以及所有西藏風格的藝術品,以及鄰國尼泊爾、印度的特色商品,其中不乏百年老店。除了宗教功能外,這里也是游客們的購物天堂,全藏最大的工藝品、民族用品、宗教用品市場。

  以大昭寺為中心,環形街被命名為八廓東街、南街、西街、北街。原來只有沿街建筑的一層商鋪:西街曾是藏族商人出售筆墨、紙張、礦物顏料、日用品等的地方,大昭寺廣場建成后,廣場兩邊幾乎全被銷售宗教用品的攤位覆蓋;北街原是尼泊爾、克什米爾人的雜貨鋪,如今僅剩一家出售佛像的尼泊爾老店“夏帽嘎布”;東北方向延伸出去,是牛羊肉、酥油、奶渣等集中售賣的區域,這個格局一直延續到現在;東街原是克什米爾人商圈,如今也僅剩一家老店,賣些圍巾披肩等毛紡織品;東街往東,是大型的露天牛羊肉市場和清真食品市場,依然繁榮如往昔;南街過去因為第一家北京商人在此開啟了絲綢生意,后來形成了同類商品的主導區域。

  80年代后,商鋪前面的街道中出現了臨時攤位,后來漸漸發展出兩排連綿不斷的長龍般的活動攤位,現在這些攤位的數量已經達到2600多家。這些攤位雖是臨時的,商販們早上出攤晚上收攤,貨品都是拿回家存放,但是經過30年的發展,攤位也相對固定,形成了一些同類商品的區域。

  大昭寺西門前面的廣場,可以視作八廓街環形主街的入口和出口,南北兩邊大量攤位售賣宗教物品:哈達、經幡、轉經筒、佛珠、經書、藏香、金剛結等等。這是由于大昭寺的宗教地位決定的:大量朝佛者來到這里,第一需求就是宗教用品。

  按順時針方向從西北角進入八廓街,環大昭寺一圈,先后會經過以下幾個相對成型的分類商品區域:西北角有一溜攤位是出售來自印度和內地的皮靴及夾克等藏區男人喜歡的日常服裝;到了北街,有許多青海和甘肅商人賣毛皮的攤位,對面有幾家賣藏毯和卡墊的商鋪;東街上有許多家藏式傳統服裝店、絲綢布料衣飾配料店,還有興建的兩處旅游商品大廈;東南角有一個氆氌和邦典等毛紡布料區,但是他們連攤位也沒有,貨品都擺在地上;南街上有幾家出售印度和尼泊爾飾品工藝品的店,更多的則是宗教用品,出口處就接上了廣場西南側的宗教用品區。

  有一個規律:攤位上出售的物品大都價廉,攤位后排的店鋪則出售質量更好價格更高的商品。精美的藏式工藝品、古董級的佛像唐卡、松石珊瑚天珠等珠寶、定制羊皮藏裝、印度尼泊爾的舶來商品……都只適合在有屋子有柜臺有門鎖的店鋪里出售。

  這只是周長1000多米的八廓街主街,四周那35條街巷中,又分布著宗教用品、日用品、服裝鞋帽、農產品、尼泊爾印度服飾等等不太成規模的小區域。

  當然,嚴格的分區在八廓街是不存在的,售賣飾品和工藝品的小攤會不時穿插在各個地方,并貫穿始終。而且它們時時都在變化著,有一年秋冬相接的季節,我在八廓街上物色了一家唐卡店,準備第二天去采訪拍攝,可是第二天去了卻怎么也找不到,周圍來回走了三四遍,那家唐卡店竟能一夜之間消失了?我疑惑得實在無助,走進了記憶中那家唐卡店的原址去詢問,結果那家藏裝店的老板告訴我,“唐卡店就是我們這個藏裝店,他們昨天下午搬了,我們昨天晚上搬進來的,我們每年旅游旺季的時候把鋪子租給他們,冬天賣羊皮藏裝,四月份旅游的人多了他們又會搬回來的,我們這里好多店鋪都這樣。”

  不光是藏裝和唐卡店,在每年的11月和4月,有一批店鋪是要更換的,許多在拉薩開小店的 “拉漂”,到了冬天就回內地了,店鋪暫租給賣服裝鞋帽或者日用品的,春天天氣轉暖游客上來,他們又回來重張小店出售藏族工藝品和尼泊爾衣飾,過著候鳥一般的生活。

  八廓街是西藏歷史的一個縮影、西藏旅游經濟的晴雨表、也是藏族藝人對世界展示自己的窗口、商人追尋經濟利益的巨大舞臺、更是西藏幾千年傳統手工業發展的全程見證地。

聞名遐邇的“尼木三絕”

  駕車由拉薩市至尼木縣,全程130公里,約2小時30分到。到了尼木縣不得不提尼木三絕。尼木三絕是指西藏自治區尼木縣的三種特產,及其制作技術。分別是:藏尼紙、尼木藏香和普松雕刻,它們被并稱為“尼木三絕”。這三種特產和創造于尼木的藏文字一樣凝聚著藏民族智慧,有著同樣悠久歷史和社會影響。早在1300年前,松贊干布的大臣吞彌?桑布扎在尼木縣創造了藏文字。據說尼木三絕技藝也是他教給村民的。千百年來,這些手藝代代相傳,成就了尼木"拉薩的手工作坊"的美名。更特別的是,這三樣名傳西藏的手工技藝,所用的原料都是植物,

  

藏尼紙

  尼木藏尼紙作為中國造紙技術的分支,具有獨特的技術特色。據考證,尼木縣藏尼紙產生于公元7世紀40年代,隨著社會對紙品需求量的增加,尤其是佛經印刷用紙量大增,刺激了西藏紙業的發展,藏尼紙業得到了一定的傳播。由于藏尼紙具有久經歲月不遭蟲蛀、無酸性、質地堅韌、耐折疊、耐磨、耐腐蝕等特點,所以僧人特別喜歡用它來抄寫經文。

  藏尼紙生產歷史悠久,完全按照傳統的手工制造工藝來制作。經過十余道復雜工序制作,成品能保持上千年不腐不破損。而一旦某一個環節出了差錯,也將前功盡棄。在過去,這也是特權的象征,稀缺的原材料,繁雜的工序,高昂的成本。百姓們通常只能望洋興嘆,制作后卻沒有資格使用。

  而藏尼紙之所以獲得如此的榮譽,是因其有著西藏獨有的“神秘配方”,這就是藏語名字叫“日加”,漢語意為“狼毒花”的主要原料。因為有了它毒汁的成分,所有藏紙才能不怕蟲蛀、不怕老鼠啃蝕,也能保存千年之久而不腐朽破損。

  “狼毒花”,一個聽起來就讓人聞風喪膽的名字,在制作藏尼紙過程中,太多手藝人的皮膚因沾上狼毒花的汁而紅腫甚至脫皮。因為并不是在每個時候都可以制作藏紙的,每年也只有7—9月是最好的時期,這個時期也是可以挖掘狼毒花的唯一季節。

  挖到狼毒花后,再經過造紙工藝的去皮、劃搗、蒸煮、漚制、漂洗、搗料、打漿、抄造等環節進行制作。先把狼毒的根刨出,里邊的黃心不能用,用中間白的一層,撕下來刮成細條,曬干,放水中煮一到兩個小時,撈起來,把料子放到石臼里用木槌打成漿狀,再擱到酥油茶桶里搗作紙漿。然后把撈紙框(木框繃紗布做成)擺在水面上,倒紙漿進去,然后慢慢晃動框架,讓漿液變得均勻平整,再輕輕提起框架,等水滴完,拿到院子里靠墻斜放,自然晾干。最后把紙從紙框揭下,用石頭研光紙面,就可以使用了。

  

尼木藏香

  尼木藏香,主產于尼木縣吞巴鄉。千百年來,尼木縣吞巴鄉的村民依靠這里充足的水源、優越的氣候、豐富的資源、別出心裁的工具及獨特的藏香制作工藝和配方生產出了聞名遐邇的“尼木藏香”。

  尼木藏香的主要材料是藥材,在西藏主要用于寺廟和家中佛堂,既有宗教用途又有藥用價值,價廉且便于攜帶,近十年是藏香發展的鼎盛時期,許多寺廟和商人著力開發和生產藏香,挖掘其歷史文化價值、研發其藥用價值,設計精美的包裝和配套產品,將其打造為送禮的佳品。所以不管是本地人還是外地人,都愛用它、買它來當禮物。藏香經過一千多年不斷的創新和完善,已經發展成為現在的十幾個不同的品種,每個品種都有著不同的用途。

  西藏有名的藏香是尼木產的、還有敏珠林寺的藏香也很有歷史。在藏文創始人、藏香發明者吞彌·桑布扎的故鄉,吞巴藏香至今也已有1300多年歷史。

  但用于制作藏香的主料柏樹,在吞巴鄉并不生長,從古至今,需林芝地區林芝縣運過來,而制作藏香的部分輔料甚至要從內地或印度等南亞國家引進。尼木藏香制作歷史悠久,以其在制作過程中不傷害生物和獨特的原料配方而深受藏民喜愛,不僅可用于佛事活動,而且還具有殺滅細菌、驅除污濁之氣等獨特的醫療功效。

  尼木藏香所用的原料多大三十多種藏區草藥,在很多宗教禮佛中都會用到它,普通人平時使用的功效也不少,比如放感冒、助睡眠、殺菌消毒有獨特的功效,所以尼木藏香也是藏醫里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之一。

  所以總的來說,歷史悠久的尼木藏香對人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優質香源,也是全西藏最好的香產地。作為“尼木三絕”之一,2008年6月,尼木藏香制作技藝也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普松雕刻

  普松是著名的“雕刻之鄉”。普松雕刻在尼木縣普松鄉有著悠久的歷史,而作為普松鄉群眾世世代代傳承下來的一項古老技藝,更是享有盛譽。

  而普松木雕歷史悠久,可追溯到公元7世紀。吞米·桑布扎創制藏文后,把最初的文獻刻在木簡、石碑、貝葉之上,后來則用古老的雕版印刷,以木刻板印制經書、醫學、天文歷算等典籍。

  不過在過去,就像藏尼紙一樣,雕刻主要是為貴族階級服務。其工序繁雜,如普通藏傳佛教經文需9道工序,佛像一般需要15——16道工序,復雜的甚至需要20——30道工序。雕刻所用的刻刀也非常講究,每個雕刻師都有自己專用的一套刻刀,一般有20多把。

  雕刻藝人在長年累月的鉆研過程中不斷對其進行豐富和發展才使得雕刻服務范圍已從過去為舊西藏上層進行宗教活動服務,發展成為現在廣受游客青睞的旅游產品,雕刻內容也從最初的體現宗教活動、人物禮儀、自然風光等擴展到現在的社會生活等各方面。

山南地區毛紡織品

  毛紡織品里,大多數牧區和農區還在大量使用西藏自紡的羊毛氆氌。氆氌是一種毛料,用羊毛捻線、木梭機織就,用于加工成衣。極品的氆氌選材用綿羊頸部最柔軟的細絨毛,古時是高僧、官員和富商們的專供品;粗一些的羊毛可以用來制作普通的藏裝;再次等的可以用來織藏毯、卡墊、藏被;牦牛毛適合編織口袋和帳篷。

  山南地區杰德秀鎮在紡織品領域很有名,是自古出產上等氆氌的地方。七十年代杰德秀建了一個規模生產紡織品的工廠,出產熱銷一時的精細的羊毛氆氌、卡墊、藏毯,但2004年我去采訪的時候,廠里卻空無一人。到是鎮上的居民們幾乎每家都有人從事紡織業,到處彩線翻飛機柕聲聲。他們的產品有一部分會集中在大昭寺東門前的區域銷售。自從杰德秀人知道城里人更喜歡內地的細毛料制作的傳統藏裝配絲線織成的彩色邦典后,他們便開始從杭州買進彩色絲線,織就了色彩淡雅、質地輕薄、閃亮華貴的絲綢邦典。

  這些紡織品還是屬于藏族人的日常生活用品類,在藏區的需求量很大,屬于自給自足的狀態,偶爾有極少的游人好奇購買一塊邦典或者一件氆氌藏裝,也是用于家庭裝飾或者點綴衣櫥,它們還沒有成為旅游商品。

美麗的木式浮雕——日喀則

  日喀則藏語稱“喜噶次”,意為“如意莊園”,位于拉薩以西250多公里的年楚河和雅魯藏布江匯合處。日喀則建城至今已有600多年的歷史,是西藏的第二大城市,是后藏曾經的政教中心,是歷代班禪的駐錫之地,也是手工藝品等木制品的生產地。

  

藏式家具

  在木制品中,藏式家具都是本地生產。來自日喀則和康區的藝人心靈手巧,他們能在家具上雕刻精美的花朵,并繪畫美麗的圖案。西藏出產的木材里面,只有杉木能被大量運用到家具上,但是其木質本身并沒有優勢,所以,人們揚長避短把功夫都花在雕刻和繪畫上,這一點別地暫時取代不了。西藏最精美的木雕一定是在寺廟和宮殿里,而普通藏族人家里最好的木雕一定是出現在佛龕上,平雕圓雕、深淺浮雕、鏤空雕……他們運用自如,好作品品隨處可見。八廓街有出售整件家具的藏式家具店,也有出售古舊木雕殘件的古董店,價格都不低。有些商人把藏式家具經營到了內地,北京的潘家園和呂家營就是兩大市場。他們有自己的工廠,請的都是西藏的工匠,尤其是木雕和繪畫的工序,全部由藏族工匠完成。

  

木刻印經板

  除了藏式家具外,木刻印經板也曾廣為流傳。木刻印經板原是宗教用品,多出自寺院和印經院,用于復制經書和風馬旗。由于它體積小、工藝精,現在也受到游客的喜愛,成了旅游紀念品中的一員。優質的印經板質地厚重,板面平整、字跡深而工整,有圖案的部分也必定線條流暢如畫作。質次的印經板則木質輕薄、刀痕明顯、字跡膚淺甚至歪斜,圖案拙陋,區別很明顯。由于藏文書寫的獨特行,加上反向雕刻的難度,這項工藝除了專門學習多年的藏族匠人能掌握,其他人是無法模仿的,而且由于需求量很小,所以內地或別處沒有尚沒有仿制品,市場上的印經板都產于西藏本地或者四川藏區,區別只是木材和雕刻功力的不同。古董店鋪中有出售古老的印經板,有著很好的雕工和木質,可以用來比對攤位上那些新刻的旅游紀念品。

  伐下來的木材先要經過半年到一年的干燥過程,然后開料,再進行第二次干燥,直至木材的含水量到達12%左右時,就可以按需取用了。藏式木雕最常用的手法有兩種,一種是浮雕,一種是透雕。浮雕就是在木板的表面雕刻紋飾,并不把木板雕透。這種雕刻手法對材質的要求很高,因為圖案的背景或是素地或是云錦地,材質疏松的木材是不能滿足精細的工藝要求的,因此浮雕手法主要用于各種粗曠的幾何紋飾和簡單圖案,少用于人物、花鳥。使用更為廣泛的是透雕,透雕也叫漏雕,就是在雕刻的過程中要把木料雕透,兩面透光。有很多家具的雕刻看似深浮雕,實際是在透雕好的雕花板后面再襯一塊木板,遮擋住鏤空的部分,既解決了遮擋的問題,又增加了裝飾效果。

  雕刻前先畫好紙樣,然后將紙樣貼到木料上,再根據線條開始下刀。有經驗的工匠會用炭筆將圖案直接描到木板上,然后雕刻。圖案內容豐富,題材廣泛,人物、花卉、蟲魚、鳥獸、幾何紋、植物紋和云紋等等,無所不包。其中《紅蓮怒放》、《龍鳳呈祥》、《白鶴寒松》、《菩提翠葉》、《蓮臺金座》、《舒云卷彩》、《吉祥圖案》等等,是西藏民間木雕的傳統主題。而寺院建筑上的木雕除了佛像外,裝飾性的紋樣被大量運用。

  浮雕主要使用平、圓、斜、中鋼(三角)各種形狀和尺寸的刻刀,輔助工具有敲錘、斧子、鋸子、木銼等。透雕除了使用刻刀以外,還有一種很重要的工具是“搜弓子”。“搜弓子”又叫鋼絲鋸,是用鋼絲和竹片做成。工匠用硬度高于鋼絲的帶刃工具在鋼絲上鏟出齒來當鋸條。由于鋼絲很細,因此可以靈活的在木板上走各種弧線,是鏤空木板雕花的專用工具。雕刻工藝對木材的特性有一定要求,要求材質細密,木材纖維的橫向縱向都能吃刀,大多數木材的材質達不到要求。所以,不管具有多好的手藝,由于材質的限制,藏式木雕還是很難精致地刻畫每個細部,也不能細致打磨每個部位,因此雕刻一定要配合彩繪,才能從整體效果上彌補由于材質造成的缺陷。

  雕刻好的粗坯要經過修光和打磨,還有一系列裝飾性處理才能使用。在西藏,拉薩和日喀則地區家具上的木雕最為精細,除了浮雕、透雕或二者結合的雕刻手法外,還運用大量的裝飾方法如油漆彩繪、瀝粉描金、瀝粉貼金等來完善一件作品。其他像東部林芝地區彩繪就相對簡單,而西部阿里地區就更加簡化,有的甚至沒有什么雕刻也不施彩繪,直接素面使用。

  木雕的意蘊主要體現在削減意義上的雕與刻,確切地說,就是由外向內,一步步通過減去廢料、剝去雜裳,似錦的繁花世界才能顯現出來。

  

日喀則小貼士

住宿

  日喀則是西藏的交通中心,人流量相對較大。相較于價格較貴的酒店賓館,街上有很多價位在25-200元不等的招待所和小旅館,可以供自助游的朋友選擇。由于價格差別較大,環境也不同,最好多看幾家再決定。需要注意的是,大多數賓館的熱水供應都有時間限制,并且由于各種原因還經常誤時,洗澡可得抓緊時間。

  

飲食

  日喀則的餐飲與西藏其他地方相同,各種檔次的餐館不少,無論是高檔的還是簡陋的裝潢設計大都注意體現民族特色。在日喀則可以品嘗到各類藏式美食,比如灌腸、青稞酒、酥油茶、牛羊手抓肉、涼拌牦牛舌、包子、糌耙,以及甜茶、奶茶、酸奶、烤腸、風干肉、夏普青(肉漿)等。

  藏式菜館主要集中在解放北路和珠穆朗瑪路一帶。建議到解放中路客運站附近的夜市去就餐,那里菜式多樣,氣氛熱鬧。

  

最佳旅游時間

  日喀則一帶日光充足,氣候溫和,這里的天氣和旅游設施都比較好,所以任何時候都可以到這里欣賞美麗的風光。

  但是如果你要去珠穆朗瑪峰探險,要知道10月到次年4月由于天氣嚴寒,不適合旅游;另外7、8月份為雨季,煙雨蒙蒙中也無法看見珠穆朗瑪峰。

  觀賞珠峰、攀登洛子峰、章子峰等雪峰的最佳時間是每年的4-6月,很多雪山攀登愛好者也會選擇這個時間前往日喀則。

人民交通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18898號-1       北京市朝陽區小營北路17號人民交通出版社5層       010-059757605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