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密碼
還沒有賬號 ?立即注冊
使用其他賬號登陸
忘記密碼
還沒有賬號 ?立即注冊
使用其他賬號登陸
導語


   瀾滄江—湄公河,一路串起了沿途6個國家、數個民族與地區的文化,對手工藝術癡迷的我,在10年的時間,從她的源頭一直走到入海口,從一個眉目清晰的微型泥塑、一片云錦般的繡布、一副珠片編縫的畫作、一套細筆描繪的漆器,到一個咧著嘴大笑的木雕娃娃……于是我用了一個月的時間踏上了一條8000公里的手公路,一路上尋覓著這些用時間和雙手創造出來的珍寶。
  

主題經典影像
線路概述

  青藏高原,熾烈的陽光炙烤著褐色硬朗的山脊,白塔反射出明晃晃的光眩迷了眼睛,在昌都強巴林寺外面,好友巴桑捧著一個精美絕倫的“擦擦”(微型脫模泥塑),他眼中的祝福與關切比白塔上的光還耀眼:“這是我們藏族人的手工藝術珍品,愿它伴隨你,給你一直的平安與幸福。”

  越南西貢,我住的酒店門前是喧鬧的夜市,暖烘烘的燈光勾出朋友Hongkuang瘦高的輪廓,一個大大的告別擁抱后,他遞給我一個扎羊角辮手拿蒲扇和鈴鐺的木雕娃娃,用不太流利但很深情的英語對我說:“別忘了我們的水上木偶劇,別忘了我。愿這個報幕娃娃帶給你快樂!”

  青藏高原與越南西貢,一在中國西部,一在越南南端,看似完全不搭界的兩個地方,卻被一條河流所連接,分別至于其首尾。扎曲河從發源地青海玉樹流到西藏昌都,與一條叫昂曲的河流匯合成為瀾滄江,一路向南,經云南出境變成湄公河,再流過一大片美麗的東南亞國家,在越南西貢結束她4880公里的行程,投入大海的懷抱。

我對這條全長2139公里的河如此癡迷,因為她流經越南、老撾、柬埔寨、柬埔寨、緬甸、泰國這些可愛的國家。我逐一仔細地游走,特別不會放過每一個國家手工藝品聚集的市場。從那些各色各樣的傳統手工藝品身上,我發現一個奇特的現象:文化會隨著河流浸潤它所流過的地方。我常常在湄公河流域各個國家看到中國文化的影子,比如龍鳳的形象、十二生肖、紡織和編織工藝、制陶技術,甚至中國文字……

越南:木雕與石雕

    我從昆明出發前往中越邊陲小鎮老街,經過了繁雜的手續終于進入了越南境內。湄公河在越南境內流入大海,這次行程我就是從湄公河的盡頭逆流而上,追溯這個源頭來自中國的河流兩岸的文化與傳承。

  越南的文字、宗教、民俗、歌舞、藝術、建筑……無一例外能找到中國的符號,兩國在歷史上有過久遠的淵源,還曾是一個版圖上的國家。

  越南很有名的是木雕,朋友Hongkuang送我的木偶是屬于大刀闊斧的手工木雕,他們更愿意花費時間和精力的是在優質硬木上雕刻觀音、羅漢、菩薩、人物、動物等作品,刀法有粗礦豪放的,也有細膩精致的。在河內和西貢的工藝品商店還可以買到上好硬木制作的花瓶和首飾盒,,表面用貝殼鑲嵌山水、花鳥、人物等各種圖案,再涂上生漆,打磨得光亮照人。

  越南中部有一個著名的城市叫峴港,這里曾是當年美軍打越南時登陸的地方。更古的時候,這里是占婆國的屬地,他們還建了一座與吳哥窟同樣風格的城池,只是規模小得多。后來占婆國滅亡歸屬越南,只剩下占族人至今依然繁衍生息于此。占婆國是以印度教為主的小國,他們具有典型印度風格的神像、神獸與建筑殘片遺留在峴港占族雕塑博物館里。

  我在越南朋友和中國留學生的帶領下,走訪了這里最大的石雕村落和最老的石雕藝人。文化再次在這里發生了奇妙的碰撞:他們的作品有著奇特的多元性,既有中式的花瓶、佛像、龍鳳的造型,又有占婆族典型的融印度與柬埔寨風格于一體的各種神像,石材有中國文化里受歡迎的綠色、黃色玉石,也有占婆族人使用得最多的普通青石。在白須飄飄的老藝人堆滿作品的后花園里,一瞬間,我竟被這個光怪陸離、文化雜陳的石雕世界弄得不知身在何處。

行程:

  昆明——建永——河口——老街——沙巴(490公里)  

  沙巴——河內——下龍灣——河內(400公里)  

  河內——順化(723公里) 

  順化——峴港(105公里) 

  峴港——沙灣拿吉(543公里)

老撾:花紙與織錦

    從太平洋岸邊橫穿整個越南和老撾國境前往老撾和泰國的邊境城市沙灣拿吉。這座城市就在湄公河畔,這里也是,是老撾與泰國、越南貿易的重要商埠。這里的工藝品自然也逃不過我的“法眼”。木雕佛手,珠繡掛毯,手縫布藝,絲織圍巾,紙糊燈籠……我一一收入囊中。其中最讓我喜愛的是老撾的造紙和織錦。這兩樣手工技藝據載都是中國傳來,但是它們的創造性是融入了當地文化,使之成為自己值得驕傲的特產。

  被老撾的織錦吸引是在其首都萬象我所住賓館的精品店里,門邊掛了一塊暗紅色寬約50公分、長約3米的織錦,上面是各種場景中的很多人物,整個記錄的是一個老撾族人抵御內憂外患的傳說故事,請注意:它不是畫的或者繡的,它是織出來的!紡織要依靠織機的規律運動來成就,規律的幾何形圖案和色塊是比較容易實現的,但是不規律的圖案則需要費盡心思與時間去構想與操作,更何況,這是一幅數百個人物、動物、器物、場景組合而成的大型傳記故事圖案!想想那無數個裝著不同顏色線軸的梭子,要在絲毫無誤的地方穿插到底線中,以一天一兩個厘米的進度來織就這一幅畫作的過程,我的額頭就滲出汗來。只是那價格,當時的我是負擔不起的,于是我就每次路過的時候去看看它。

  在老撾北部城市瑯勃拉邦,這是個寺廟林立的旅游小鎮,街頭行走的人一看便知身份,大體有三類,按數量多少來排序是這樣:外國游客、當地人、僧人。為什么游客這么多?去了三次的我,也許能代表其中一部分人的感受:除了魅力無窮的寺廟建筑、溫和友善的當地居民,還有一個最大的吸引就是——鋪天蓋地的傳統手工藝品!

  手工紙原料是熱帶地區常見的“埋沙”樹(即構皮樹)樹皮,經過浸泡、蒸煮、搗漿、抄紙、曬紙等過程制作而成,這些工序與我們國內至今保留的手工紙制作程序無異,而我們的古法造紙大多用于書寫、繪畫、包裝,但是老撾人民卻將紙的裝飾功能進行了開發。他們就地取材,采來熱帶地區常年盛開的各種鮮花,摘下鮮艷的大花瓣,隨意鋪灑在抄好的紙漿中,有的搭配一些葉子或者整朵的小花,待曬干之后便成了花紙,這種花紙紙漿厚、韌性好,潔白度高、透光性強。老撾人民將它用作商品包裝、燈罩、窗簾、筆記本、各種紙藝的制作。我買了很多回來,制作成巨大的梯形燈罩,又將臥室窗戶的下半截全部貼滿,當陽光透過它的時候,花瓣與花葉的美麗顏色和輪廓顯現出來時,那種柔軟芬芳潔白美麗的感覺立即充溢了整個房間。

  后來走訪一個紡織村,價格合理得多,于是我歡天喜地地買下了4條棉麻圍巾、20條蠶絲圍巾、6塊大棉麻方巾和兩塊圖案漂亮顏色厚重的小型織錦。

行程:

  沙灣拿吉——萬榮——瑯勃拉邦(774公里)   

  瑯勃拉邦——萬榮——萬象(337公里) 

  萬象—巴塞(475公里) 

  四千美島——占巴色(335公里) 

柬埔寨:砂巖石雕

從老撾直接進入柬埔寨,自駕的樂趣就是把這個國家的精華一一走過,這里的女性留在我腦海里的印記有三個:濃妝妖艷打直了手指跳舞的女孩兒、一身素白走過廟檐的老年尼姑、活在吳哥窟石雕里那些頭帶寶冠體態豐腴的仙女。

年輕的舞者將所有的顏色堆積在身上裝點自己;尼姑需要褪去塵世的一切凡俗以素白示人;而仙女,是透明的,有形而無色,她們附著在石頭上、木頭上、一花一葉上,就隨了這些草木沙石的顏色。柬埔寨的手工藝品里面,最多見的就是以天女造型為主的各種石雕、木雕……這里的手工藝者自古就擅長打制石雕作品,尤其是浮雕作品,吳哥窟建筑群就是一個最好的例證。

石雕的材料取自當地特有的一種灰色砂巖,砂巖的特點是質地軟、密度小、重量輕、易于雕刻和運輸,缺點是顆粒粗,不適合極精細的刀工、且容易磨損。所以我們在吳哥窟看到的那些仙女都不會太過精細,而且歲月很容易就打磨掉了她們的棱角,使她們變得柔美而寫意。我細細地端詳她們眉眼、寶冠、裙帶、瓔珞的痕跡,遺憾歲月在打磨掉她們的精細的同時,也打磨掉了手工藝匠人的技藝,幾百年前他們的精湛技藝隨風逝去,只留下想象的空間。

這種想象的空間直到我來到女王宮,才得以填充。女王宮的砂巖是紅色的,這種砂巖只出現在這小小500平米的范圍里,它的質地較灰色的要硬,因此我從上面的浮雕、高浮雕、鏤空雕作品中,看到了柬埔寨手工技藝的巔峰狀態。

帶著歲月痕跡的寫意柔美主導了手工藝者的審美取向,他們竭盡所能地復原人們在吳哥窟中看到的天女形象。當然,這也主導了旅游者的眼光,攤開我在工藝品店精心挑選出來的一堆砂巖浮雕作品:眉目低垂的佛臉、舞動的阿布拉薩仙女、羅摩衍那中的護法神、小吳哥窟五塔、高棉的微笑……大的30公分左右,小的不到10公分,它們都是原作的微縮版,連磨損狀態也遵照了原作當下的狀態。這還不夠,手藝人們還將它們至于屋外堆放,日曬雨淋、風蝕土浸青苔生,攢夠了自然打磨的痕跡,才拿到市場上來售賣。

行程:

占巴色——上丁——桔井——金邊(590公里) 

金邊——暹粒(290公里)                              

暹粒——詩梳風——波貝——曼谷(403公里)

泰國:祈愿佛牌

泰國東南臨海,陸地部分被緬甸、柬埔寨、老撾三國環抱起來,這個曾經的亞洲四小龍、以旅游業聞名于世的國家,在強有力的經濟支撐與王族的扶植下,她的手工藝發展,在湄公河流域,可以說首屈一指。從花色繁多的絲織品、精美的漆器、手繪的紙傘、木刻工藝品、凸花銀器、竹編、藤藝,到質量上乘的瓷器、木雕、刺繡、珠寶……讓我在清邁那有名的三大夜市上每每走到腿疼,還是不肯罷休。

可能是因為它們都太炫目、太有特色,我竟不知該寫哪一種好。思來想去,我決定寫一種在夜市和手工市場上極為少見、但是卻最能傳達泰國人精神領域與精湛手工技藝的物件——佛牌。

佛牌是用于避兇消災的小型佛像,作用相當于護身符、祈愿物、供奉物。最早是在修建寺廟的時候經過高僧們開光后放入塔內,有增加靈氣的作用。百姓通常是到寺廟請回自己需要的回家供奉,或者作為還愿,出資請寺廟制作一定數量的佛牌,供奉在寺廟、家中或者贈送親友。

它與西藏巴桑送我的“擦擦”,是非常相似的一種宗教祈愿物。湄公河流域幾國主體宗教均為佛教,除越南外,均屬小乘支系,而青藏高原佛教屬藏傳支系,然而在下游國家居然找到了與源頭極其相似的物件,這令我激動不已。

專門為佛牌,我安排了兩周的泰國之行,從曼谷到大成,從清萊到清邁、從國師到僧人、從民眾到商人、從收藏家到工匠……我在多處進行了大量的采訪。拋開宗教涵義不說,在這里我想說一說它的工藝。佛牌雖是脫模制作,但是它的模具雕刻是泰國手工藝中最為精細的一項技藝,它小到一厘米、大到15厘米,都能做到纖毫畢現。

泰國是一個歷史劃分復雜、族源廣博的國家,因此其包容性很強,雖然九成以上的人信仰佛教,但是婆羅門教、道教、伊斯蘭教、基督教等在泰國都被接納,還有本土的一些法術也不曾被丟棄。所以,每天每個來定做的人都會有不同材質的要求,不同圖像、符咒的組合,僅一個工藝社40年來就做過幾十萬種的圖案組合。

制作佛牌的材料五花八門,有泥土、經書粉、藥材、香灰、花粉、玻璃纖維、高僧骨灰、圣物、貝殼粉、橡膠、金銀、管符(一種寫有經咒的金屬細管)、珍貴老佛牌磨成的粉末……20年來,大量金屬佛牌出現,現在基本占到了總量的一半。大致會有金、銀、銅、五合金、九合金、礦石合金等6種金屬會被使用到。

我在工藝社見過一個極品,一個長寬高都不會超過一厘米的銅質四面佛,居然比例精準、體態優雅,眉眼清晰面帶笑容,八只手臂上拿著不同的法器,底座上還有清晰的題記!真是了不得的手藝!

行程:

曼谷——素可泰 (600公里)

素可泰——清邁(400公里)

清邁——東枝(546公里)
緬甸:漆器與木偶

在湄公河流域,緬甸是與中國接壤面積最大的國家,明代以來,大量翡翠通過緬甸的曼德勒地區進入中國的云南,這條翡翠之路帶來了中國人喜愛的寶石,而早在一千多年前,中國的漆器工藝就已經由此傳入緬甸,并成為他們傳世的傲人技藝。

我的書架上,放著一只前年在緬甸蒲甘帶回的大象漆器,木胎黑底,竹篾和銅絲只在四足和背部拼繞出簡潔的花紋,背上有蓋子,揭開,它的肚子里可以裝東西。我還有一套杯子,薄薄的竹篾胎,很軟但不漏水、不燙手,黑底上蟻足般纖細的筆觸繪滿黃色的花紋裝飾。從裝飾效果來看,這兩個作品是緬甸漆器一簡一繁的代表,但從制作工序上說,它們復雜程度相當。首先都要用竹篾、皮、紙或者木頭做好胎,然后經過四五次的上漆與打磨,再在上面繪制或者拼貼圖案,每一個都要耗時數日甚至數月才能完成。 

在蒲甘,制作漆器的作坊不在少數,人們花費大量的時間在制作和研發漆器,杯碗瓢盤瓶盒缽,黑紅黃蘭青橙彩……轉了幾家最大的前店后廠漆器店,我發現,幾乎所有的漆器都是生活用具,純裝飾性的藝術品很少,這也許就是漆器成為緬甸人最喜愛的物件的原因:它既是生活用具,又是工藝品和禮品,價格還不高。

在曼德勒,我被極力推薦去看木偶劇,小型的50人劇場,現場樂隊用傳統樂器奮力演奏,舞臺上的人咿咿呀呀地說著唱著,手中操縱的提線木偶跟活的一樣,在半截背景幕布前歡笑哭鬧,打斗舞蹈。40分鐘的表演結束,觀眾舉座起立長久鼓掌致敬,這木偶,能被他們做得活靈活現,演得生龍活虎,不能不讓人稱奇。

看完表演后大家都會忍不住帶走一個木偶。它們大都是緬甸傳統歷史和神話故事里的人物,有神將、有國王、有胖妞、有和尚,進劇場就看見它們了,眉眼是繪出來的,衣服上釘滿珠繡和亮片,呆呆地掛在墻上。看完表演,它們就都活了,而且還充滿了各自的性格。最簡單的有五根提線,能動四肢和腦袋;復雜的有數十根提線,除了四肢和腦袋外,還能動眼睛、下巴、帽子,甚至手指!

在曼德勒,我的我的湄公河手藝之旅畫上了句號,但是我對這些藝術的癡迷遠遠沒有結束。也許這就是湄公河手藝世界的魅力。這些國家里面有的我已經去了兩三次,可依然隔一段時間又想再去,除了文化和歷史對我的吸引外,這些手工藝人指尖生出的藝術之花也是我難以抵御的巨大誘惑,因為從里面我能清晰地看到:流域文化是流動的文化,湄公河沿岸國家呈現出文化交融雜糅的景象,形成一個既相似又各具特色的湄公河大區域文化,呈現出獨特而瑰麗的色彩。

行程:

東枝——內比都(291公里) 

內比都——蒲甘(260公里) 

蒲甘——曼德勒(180公里)
人民交通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18898號-1       北京市朝陽區小營北路17號人民交通出版社5層       010-059757605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